<xmp id="akmo0">
<acronym id="akmo0"></acronym>
<acronym id="akmo0"></acronym><acronym id="akmo0"><center id="akmo0"></center></acronym>
<menu id="akmo0"></menu>
<acronym id="akmo0"><center id="akmo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akmo0"><small id="akmo0"></small></acronym>
中國藏族網通

阿夏與吐谷渾史實考正之二

來源 : 本網原創    作者 : 華桑扎西 秦臻    發布時間 : 2022-09-14
字體 :

阿 夏 與 吐 谷 渾 史 實 考 正 之 二

——剖析中外藏學研究者對(Vol.69,fol.84)“殘卷”之論,徹底否定“殘卷”的研究價值

內容提要:

本文簡要介紹國內外藏學研究者對“(Vol.69,fol.84)殘卷”的各種釋讀,通過對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以及對各家之論述進行對比,參考有關歷史資料,從中發現和分析問題,認為這個殘卷,無序羅列,錯謬百出,中外研究者各說己話,爭執不休,無法統一,更經不起推敲和辨析,暴露了殘卷本身的碎片、無序拼湊和不可信。本文歸納出八個方面的錯亂,證明它是一份只能造成無限混亂,對唐蕃關系、吐谷渾歷史沒有任何研究價值,應該徹底否定,清除其影響。

前言:

這篇文章是繼去年我們所擬《阿夏與吐谷渾史實考正——兼論青海都蘭熱水2018血渭1號墓出土印章》(以下簡稱“考正之一”,可在“百度”中查看)之后的第二篇。本文從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國內外藏學研究者的主要論述并參考敦煌古藏文文獻等多種資料,進行多角度、多層面的對比分析,認為經多半個世紀以來,國內外藏學家和學者對“(Vol.69,fol.84)殘卷”的研究,爭論不休,矛盾百出,誰也說服不了誰,暴露了殘卷本身的碎片、無序拼湊和不可信,史實證明它是一份只能造成無限混亂,沒有任何研究唐蕃關系、吐谷渾歷史的價值,應以可信的原原本本的敦煌古藏文文獻和眾多的漢藏文史料為依據,廣泛深入、認真細致地進行研討,徹底否定這個長期造成錯亂的所謂“殘卷”。

外國人對所謂殘卷的爭論只限于大的時間段(633—642年或706—715年)和幾個重要人物的是與非問題,如文成公主與金城公主,以及與之有關的幾個大論和莫賀吐渾可汗等。外國人之間的爭論,當時不可能涉及到都蘭墓葬問題,而國內有些人則利用國外對這份殘卷的意見分歧,將其引申到對都蘭吐蕃墓葬的族屬展開爭論。周偉洲肯定托馬斯之說,認為它是“吐谷渾(阿柴紀年)”殘卷,成為國內一些吐谷渾論者之依據,加之長期以來,對《敦煌古藏文文獻探索集》、《紅史》、《賢者喜宴》、《白史》等藏文名著被故意錯譯(法尊法師的《白史》譯本除外),將“???”(阿夏)直接譯為吐谷渾(???????????),造成了嚴重的負面影響。

2012年10月,青海藏族研究會成功召開“首屆都蘭吐蕃文化全國學術論壇”,全國有60多位專家學者和研究生參加了論壇,提交的論文有30多篇,會后整理出版了《都蘭吐蕃文化全國學術論壇論文集》(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贏得了省內外考古界的高度評價和認同。社會反響很好,初步遏制了在都蘭吐蕃墓葬族屬問題上的吐谷渾論。2018年3月都蘭熱水血渭一號大墓附近發生了“3.15”盜墓事件,破獲文物646件,數量巨大,品質上乘,其中有132件屬國家一級文物。2018年中國考古研究所和青海省文物考古部門聯合發掘被盜墓葬,于2020年結束。2021年1月11日,由青海文物主管部門組織召開青海都蘭熱水墓群2018血渭一號墓考古成果線上線下專家論證會。論證的主題應是該墓出土刻有古藏文“????????????????????”(外甥阿夏王之?。┿y制印章的解讀等問題。參會的所謂專家,除都蘭考古發掘幾十年的著名吐蕃考古專家許新國先生[1]之外,全是連藏文“尕卡”都不懂的“吐谷渾”論者。論證會上考古領隊韓建華公然明目張膽地將藏文“????????????????????”(外甥阿夏王之?。┐鄹臑椤巴馍⒉裢踔 ?。報道說,論壇就此達成了“共識?!薄坝≌卤砻髂怪魅藶榘⒉裢?,若樹木測年準確的話,墓主人可能系莫賀吐渾可汗,其母親系吐蕃的墀邦公主,從而確定了墓主人的身份與族屬?!鄙踔劣腥嗽谡搲咸岢?,要將幾十年來考古專家和國家認定的都蘭乃至整個海西的“(唐)吐蕃墓”重新定為“吐蕃統治下的吐谷渾”墓葬。這個所謂共識,完全迎合韓建華篡改印章內容和周偉洲的一家之言,似乎是提前預謀好的,沒有聽取當時與會的許新國先生的意見。對這個專家論證會國內許多考古和藏學專家持反對意見,紛紛撰文反駁。其中阿頓·華多太在《西藏大學學報》2021年第三期和《中國藏學》2021年第四期分別發表了《都蘭熱水2018血渭一號墓出土銀制印章考辨》和《略論阿夏???族源》,兩文刊登后至今好評不斷。華桑扎西、秦臻的《阿夏與吐谷渾史實考正——兼評2018血渭一號墓出土印章》一文(考正之一)在“百度”上點擊率高達數萬。以上三篇文章以有理有據、無可辯駁的事實論證了墓主人是早已歸附于吐蕃的三個達延氏中年紀最小的“????????????????????”(坌達延贊松),印章上刻的就是“????????????????????”(外甥阿夏王之?。?,而非“外甥阿柴王之印”。這三篇文章在國內外考古和藏學界引起強烈反響。情況雖然如此,但爭論還遠沒結束,要做的工作還很多。本文旨在從源頭找出問題根源,對比分析國內外藏學研究者各家之論。 這個“源頭”就是編號為“vol.69,fol.84”的所謂“殘卷”,所謂各家之言就是國內外藏學研究者們的各種爭論。國外藏學研究者們的兩派爭論直接影響到國內,同樣分為兩派。若不以藏漢文歷史文獻以及古藏文之印章等考古資料,據理辯駁,這種爭論將永無休止。本文把“殘卷”引起的這些爭論和存在的問題歸納為八個方面的“錯亂”,并逐一進行剖析,以求正本清源,清除謬誤,還原歷史本來面貌。

一、“殘卷”錯亂不堪,對研究唐蕃關系、吐谷渾歷史沒有任何意義。

(一)“殘卷”由來和國內外藏學界的不同釋讀。

周偉洲和林梅村提供了這份殘卷的拉丁文轉寫和釋讀(周偉洲的拉丁文轉寫內容較少),根據文章需要,我們將他們的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進行梳理和對比。

林梅村和周偉洲共同認為,這份殘卷是古藏文編年寫卷,抄寫在一部漢文經書的背面。殘卷右方約有五分之二殘缺,卷首等處幾乎不能辨讀。卷長49厘米,寬約14厘米,共有55行,每行殘缺16—17個字母。?

1914年英國考古學家斯坦因將其劫往倫敦,入藏印度事務部圖書館,編號為“vol.69,fol.84”。1927年,“殘卷”被英國學者托馬斯首次發表并解讀之后,引起各國藏學家們紛紛撰文進行研究。如意大利的伯戴克,匈牙利的烏端,法國的美克唐納夫人,日本的佐藤長、山口瑞風等(國內有人也開始引用和研究這一殘卷)。藏學家們對“殘卷”所反映的事件、年代有很大的分歧。如,1951年牛津大學托馬斯認為“殘卷”是634—643年吐蕃統治下的吐谷渾紀年文書,其中狗年(638年)提到了文成公主。1956年意大利的伯戴克反駁托馬斯,他發現殘卷中有8個人名與《吐蕃大事紀年》689、704—728條人名勘同。1978年匈牙利人烏端反駁日本的山口瑞風,認為“殘卷”是706—715年吐蕃紀年文書。其中狗年條所記公主是筆誤,實乃《唐蕃會盟碑》和《吐蕃紀年》所記金城公主。1983年日本山口瑞風的《吐蕃王國成立史研究》主張文成公主入蕃和親之“狗年”應為640年。這樣,“殘卷”一出世就圍繞時間和人物問題形成了截然不同、互不相讓的兩派,一派是以托馬斯和山口瑞風為代表,認為和親入藏者是公元641年的文成公主;一派以伯戴克和烏端為代表,認為和親者是公元710年的金城公主。國外藏學家們的爭執和意見的相左,直接導致國內藏學界的混亂,埋下禍根。

(二)國內學者各尊信國外一派,矛頭指向都蘭墓葬,借此不斷演繹,各說各話。

本文在此介紹和對比分析國內較有影響的兩位專家學者的論點。一位是研究吐谷渾歷史時間較長、著述較多的陜西師范大學西北民族研究中心主任周偉洲,《吐谷渾傳》和《吐谷渾資料輯錄》是其代表作,《史學集刊》(2013.5)刊登了他的《青海都蘭暨柴達木盆地東南沿墓葬主民族系屬研究》一文。贊同周偉洲觀點的有中科院考古所副研究館員韓建華,他的文章《青海都蘭熱水墓群2018血渭一號墓墓主考》,2022年3月14日由社科院考古所中國考古網刊布,另一位是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研究舘員林梅村,作為領隊之一,他于1999年7—9月間,曾和他的學生們參加了都蘭血渭草場熱水溝南岸的4座大、中型唐吐蕃墓葬考古發掘工作,2006年由科學出版社出版了他們的考古發掘報告《都蘭吐蕃墓》,認定墓葬不僅是吐蕃墓,而且是吐蕃陵墓群,正能量影響很大。2020年林梅村撰文《相逢在青藏高原——敦煌古藏文(松贊干布本紀)殘卷人物與葬地之一》,文章刊登于《敦煌研究》2020年第六期。

周偉洲根據托馬斯對“殘卷”解讀,并參照1983年日本山口瑞風重新解讀和校訂的日譯文,將其漢譯[2],在涉及到年代問題時,他贊同匈牙利烏端1978年的研究結論,認為“殘卷”所記是公元706年到715年即從馬年到虎年這九年的事,應該是“吐谷渾(阿柴)紀年”。周偉洲釋讀“殘卷”時所采用的拉丁文轉寫是不是日本山口瑞風校訂過的內容,不得而知。

林梅村根據托馬斯轉寫譯注本和前人研究的成果,重新作了譯注和釋讀,認為殘卷是松贊干布紀年,是發生在公元633—642年的事情,事關文成公主進藏。一個從633年到642年,一個從706年到715年,兩者之間,相距73年,僅此就可說明各方分歧之大,“殘卷”錯亂影響之深。

(三)“殘卷”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并結合《敦煌古藏文文獻探索集》(含《白史和白史增補》),從時間、地點、事件、人物等方面,進行對比分析。

林梅村和韓建華兩位論文中都附有“殘卷”的藏文影印件,林梅村文中還附有拉丁文轉寫以及分生肖年(按年分列行數)釋讀,韓建華的論文全部復制周偉洲對“殘卷”的釋讀內容。在此,我們首先要感謝林梅村提供了比較完整的拉丁文轉寫資料。經閱讀和對比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深感如果沒有拉丁文轉寫的較完整資料,我們的對比研究會有很多缺陷,甚至會出現錯誤。

為了便于進行對比,我們按時間順序將他們的釋讀依次列出,因為林梅村文中載有拉丁文轉寫的全部內容,就按他分的年限,將公元633—642年列于前,其后是周偉洲的公元706—715年,恰好林梅村的生肖年分段和周偉洲的分段完全對應得上,方便對比。對韓建華文章的評述置于最后。公元710年在《敦煌古藏文文獻探索集》[3]和《白史和白史增補》(《????????????????????????????????????????????????????????????????》)[4](以下簡稱“探索集和白史增補”)中有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進藏的內容,所以在相關地方引錄兩書內容,以為印證。對伯戴克8人勘同之說,也在相關地方予以評說。

周偉洲的拉丁文轉寫只在幾個關鍵人事之處用括號表示。他在“殘卷”的釋讀中記述了6個生肖年份,依次是:第5行的馬年,第11行的猴年,第20行的狗年,第35行的鼠年,第41行的牛年和第50行的虎年。林梅村把這6個年份按生肖年順序排進633—642年之間,欲組成連續的年份段,可惜最后還是未能排出豬年,說明了殘卷本身的缺陷無序。

林梅村在釋讀拉丁文轉寫前有個說明:“阿拉伯數字表示行數,斜線/表示換行,方括號[ ]內文字為本文補闕)”。在對比他們的拉丁文轉寫和漢譯文時,發現有對不上和錯寫的地方,對幾處明顯的錯誤作了更正和說明。在每個生肖年之后分別對林、周二人以及“探索集和白史增補”(部分)作了“按”和“簡評”,提供讀者查核、對照。在對下述“殘卷”的八個“錯亂”中,歸納總結了這些“按”和“簡評”的主要內容。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的詳細內容,可參看附錄。

林梅村:1—5a行,公元633年蛇年,第一個生肖年。

633年(貞觀七年):1.[蛇年]……幸臨羌城(g.yang-can“羌城”。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下簡稱藏文)“?????? ????? ??? ?.... ?? ?? ?? ????? ??? ……?!?.[蔡牙]咄赤達“???? ??? ???? ???? ??”,屬廬·窮桑達貢,“???? ??? ???? ???? ???? ???”。3.拜謁莫賀吐渾可汗(伏允可汗)“??? ??? ???? ?? ??”。大辦宴席“????? ??? ????? ??? ????”。求婚于可汗之女(伏允與隋光化公主之女)……

周偉洲:1—5行。

1. ....在羊山(G.yang-can? ?藏文:???? ???)堡.....

2. .....蔡牙咄棄達“??? ?? ??? ???? ???”與屬廬·窮桑達貢“???? ??·? ??? ???? ?????? ????”。

3. .....向莫賀吐渾可汗致禮,并設盛宴“??? ?????? ???”。

4. 送其子古銀五枚及豐盛禮品.....

5. .....馬年夏之孟月,舉行圣壽大典.....

探索集:706年馬年。

馬年夏,贊普與祖母駐于“準”。贊普父王之遺體安置于美爾蓋。由甥坌達延遲松(???????????:??????????)與大論乞力徐(?????????????????????:????)二人主持議盟。冬為父王贊普舉行葬禮。冬季會盟由尚·甲咄于“巴爾”之列瑪爾召集。祖母芒邦薨。多思瑪之議盟于“岳”之德烏局召集。

白史增補:706年馬年。

坌達延遲松(???????????:??????????),大論乞力徐(?????????????????????)。為父王舉行葬禮(???????),祖母芒邦(???????????????)薨。 原文注釋:“??????????????????????????????????????????????????????????????”(意為:前置字為“?”和“?”的兩個“坌”分別指贊普父族母族之兄弟姊妹)

林梅村:5b—8行,634年馬年,第二個生肖年。

? 634年(貞觀八年):5.馬年初夏“????? ???? ??? ”舉行圣壽祭典……6.幸……其年夏宮設于……幸赤水“???? ?? ??? ???? ??? ??? ????? ?? ???? ??? ??? ”。曼頭嶺“??? ??? ????”。7.……大圍獵。群獸亦……“????? ??? ?? ?????? ??? ?? ???? ??? ? ” 8.藏王后贊蒙墀邦“???? ??? ???? ??”(松贊干布小妃芒妃墀江之別稱)與太子“??? ???”,(松贊干布之子貢松貢贊,時年13歲),冬幸湟水,“??? ???”(按:音譯:薩巴),臨羌城。

周偉洲:5—8行,馬年。

5. .....馬年夏之孟月,舉行圣壽大典.....

6.巡視....此年夏宮定于瑪曲之浜的曼頭嶺,藏文:??? ??? ???).....

7......大圍獵。群獸亦.....

8......之宮.....其冬,在薩巴“??? ???”之羊山堡渡過.....

探索集:

藏文第6頁:689年,“??????:??????????????????????????????”(贊蒙遲邦嫁阿夏王為妻)。

白史增補:

藏文210—211頁,藏文同“探索集”,對地名有注釋。

簡評:

1、“???? ???”(母后墀邦),在林文中這里是第一次出現,林說她是松贊干布之小妃)。周文5—8行中沒有出現嫁娶之事。

2、兩書中出現的“祖母”,在《白史和白史增補》認為這個“祖母”是尼泊爾公主遲瑪洛,說此妃權勢很大,經常和贊普一起出巡,直到去世。

3、嫁娶之事應以探索集(藏文)和白史增補兩書為準,即689年,“??????:??????????????????????????????”(意為:贊蒙遲邦嫁阿夏王為妻”。

林梅村:9—11a行,635年羊年,第3個生肖年。

9—11a:635年(貞觀九年):9. [羊年]“?? ??? ? ????? ???? ???? ”? ?冬.....慕容順光“ ???? ? ????? ??? ”之子莫賀吐渾可汗(慕容諾曷鉢)娶[德威隆真]之女? 10為妃(據11行補闕),在西同宮“??? ????”成婚。至此,吐谷渾王(按:“ ???????”藏文為阿夏王)選妃結束, 11a.德威隆真亦獲晉升“???? ???? ?????? ???? ??? ???”。

周偉洲:9—11行,猴年。

9.此冬.....莫賀吐渾可汗娶.....之女.....

10.為妃,至此吐谷渾王選妃之事完成.....

11.晉升達熱達通井“? ?? ???? ????? ???”。(按:韓建華糾正周的 nye???應是re ?? ,這樣就同林的一致:“? ?? ???? ????? ???”), 晉升達熱達通井?其后為猴年,其夏,母后墀邦“???? ???”。

簡評

1、伏允(按:597—635年在位,被部下殺),其子史稱慕容順,唐授西平郡王、趉(jue)胡呂烏甘豆可汗,林文中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后的慕容順光是“???? ?????? ???? ??”,這個慕容順光的藏漢文的出處從何而來?

2、林、周文中所謂吐谷渾王選妃等藏文都是“???????”(阿夏王)。

3、林文中莫賀吐渾可汗(慕容諾曷鉢)娶[德威隆真]之女為妃,至此,吐谷渾王選妃結束,德威隆真亦獲晉升“???? ???? ?????? ???? ??? ???”。在周文中是晉升達熱達通井“? ?? ???? ????? ???”。他們的藏文名字“? ?? ???? ????? ???”和“???? ???? ?????? ???? ??? ???”基本相同,“得以晉升”也一樣,只是漢文名字不同而已,實際所指是一人。他們是什么人?出處依據是什么?兩人均無說明。從這些情況看出不僅有殘卷之亂,林、周的釋讀更亂。

林梅村:11b—16a行,636年猴年,第4個生肖年。

636年(貞觀十年):11b.猴年……幸湟水“?????? ???? ???? ?”,12.大辦宴席。其年夏,藏王后贊蒙墀邦……13.東岱千戶夫人(德威隆真之妻)“? ??? ???? ????? ???”奉命晉升。幸赤水烈漠嶺“??? ? ???”……,14.入秋,幸湟水之臨羌城……15.冬,幸臨羌城,敕令尚甲贊蘇“??? ????? ??? ???”16a. 取代二尚論之職,并進行戶口大清查……“??? ?? ??? ?? ???? ??????? ???? ??? ???? ??? ????? ???? ??”。

周偉洲:11—16行。

11.晉升達熱達通井“? ??? ???? ???? ???”。其后為猴年,于薩巴……

12.祭典?其夏,母后墀邦“ ???? ???”之侍從……13. 對千戶東岱“???? ???”課以新稅?定宅于瑪曲之蘭麻梁“ ??? ? ??? ”。14. 入秋,移居于薩巴之羊山堡……15. 于羊山堡過夏 (應為“冬”)?尚甲贊任“??? ????? ???……”16. 改二尚論之任?進行戶口大清査……

簡評:

1、德威隆真之妻和達熱達通井,兩人藏文名字同指一人“? ?? ??? ???? ???”,在這里卻成了一女一男;一個是成為其妻子,一個是本人,而且出現的位置不一樣,林文中的“stong- sde:????????”(東岱千戶)夫人(德威隆真之妻)奉命晉升”在13行,周文中卻在第1行,一開始就是“晉升達熱達通井“ ??? ???? ???? ???”。一女一男,一是人妻,一是本人,天壤之別,讓人難以理解。

2、兩人都提到的“stong- sde:????????”(東岱千戶)之事,在“考正之一”是吐蕃“戍邊三軍”中的阿夏東岱六部,有專節述評(亦見后文)。

林梅村:16b—20a行,637年雞年,第5個生肖年。

637年(貞觀十一年):16b.[雞年]“??? ? ? ??? ???? ?”……17.大辦宴席。夏,幸西同宮。其后,18.又一次應邀巡行阿柴“???”(按:藏文阿夏),神圣贊普(指松贊干布)“????? ??? ?? ??? ??”。坌薩董熱納年“????? ?? ?????? ??? ????? ?????”等一起巡行,集會[議盟],20a.并制定六種職務之……

周偉洲:16—20行,狗年。

16.改二尚論之任?進行戶口大清査……17.舉行祭奠,定夏宮于色通“??????”。18.行深受大典。后神圣贊普之.....

19.韋·通熱納云“????? ? ????? ??? ????? ????”等到來,參加議會.....

20.制定六種職務之.....,再巡視并行戶口大清查。.....狗

簡評:

林文中的坌薩董熱納年“??? ?? ? ????? ??? ????? ????”與周文的韋·通熱納云藏文名字相同,漢名字不同,他們是什么人?出處在哪里?

林梅村: 20b—21行,638年狗年,第6個生肖年。

638年(貞觀十二年):20b.狗年“?????? ? ??”,又一次巡臨,并進行戶口大清查……狗 21.年之初夏,舉行圣壽大典“???? ???? ?????? ? ???? ????? ? ??? ? ??? ????? ???? ?????”。其后……之月……

林梅村:此后無豬鼠兩年(639—640)記事。第35—55行補抄鼠虎兩年(640—641)記事,仍無豬年(639)記事。

周偉洲:20—21行,狗年。

20.制定六種職務之......,再巡視并行戶口大清查。.......狗

21.年夏之孟月,行圣壽大典。

此后.....月.....

林梅村:22—35行:641年牛年,第7個生肖年。

641年(貞觀十五年),22.[其后為牛年……之月,太子貢松貢]贊時年21歲)迎娶唐王之女文成公主(mun sheng kong co)時年16歲)為妃“???? ????? ???? ?????? ???? ??? ???? ???? ???? ??? ????? ”。[努·]23.尚贊咄熱“?????? ? ??? ???? ??? ??”、沒廬·尚赤??οざ????? ??? ? ???? ??? ?? ?? ????”、屬廬·[窮桑達貢]“???? ??? ????? ????? ???? ????”(據第2行補闕)、24.蔡牙咄“???? ?? ???”打前站。隨后,藏王后贊蒙墀邦與太子莫賀吐渾可汗“ ???? ??? ???? ???? ? ??? ??? ??? ??? ???? ??? ???? ???? ??? ???? ??? ??? ???? ? ??……” 25.....阿柴大論尚“?? ???? ? ??? ?? ????? ???? ??”26.達熱達論夷“?? ??? ?? ?????? ??”,吐谷渾宣王,與慕容登本啜 ,慕容寶到場后,御馬監旺格……,藏文:? ???? ????? ??? ??? ???? ????? ??? ???? ????? ???? ??? ??? ????? ??? ?……(按:sor???應該是sro???)。 27.等達官貴人及夫人,與前述皇親國戚一起“[???] ??? ????? ??? ?? ??? ??? ??? ???? ??? ?? ????? ?? ……”28.迎接文成公主。雙方相互致禮,舉辦盛大宴會“???? ???? ???? ??? ???? ????? ???? ???? ????? ???? ? ??????? ????”,29.互贈禮品。迎婚典禮結束后,文成公主繼續趕路,至彭域,今拉薩東北彭波“ ??? ??? ??? ???? ??? ??? ???? ???? ???? ??? ????? ???? ???? ??? ????? ????”,30.暫居。其后,筑宮,于京畿坌牙渡。其年之冬……“??? ??? ???? ???? ???? ??? ???? ……”31.圣壽祭典于冬初舉行。夏,幸朗地(lda mng“??? ??”,尼泊爾邊境小城,南與吐蕃茹拉交界)“??? ??? ???? ??? ??? ??? ?? ???? ????? ???? ???? ??? ???? ??? ?? ”( 或 作? ???) 32.安多 mdo(按:在前應加A)“?? ???”,青海湖地區藏語名),大論“ ???? ????? ???? ??”、沒廬·尚赤??οざ????? ??? ???? ???? ?? ??? ??? …… ????? ??? ??? ???? ?? ?????? ?? ? ???? ??? ……” 33.賚古[銀幣……枚]及豐厚聘禮求婚,然后奉命返回。秋……“?? ????? ??? ??? ???? ???? ??? ???? ?? ?? ???? ???? ????? ????? ??? ……” 34.其年冬,阿柴尚達熱論夷亡故。隨后“ ????? ????? ?? ???? ??? ?? ???? ???? ???? ?? ???? ????? ??? ???? ??? ?? ……” 35.遺孀賜予玉石告身“?????? ?? ??”,[遺孤達延莽布杰任命為]內務大臣,負責司法之事務……以下鼠年“??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梅村:此后無虎年(642)記事。自第35行末起,補抄鼠年至虎年(640—642)記事,仍無豬年(639)。

周偉洲:22—35行,鼠年。

(按:周偉洲在這個鼠年記載的是公元710年金城公主入藏事)

22.贊娶唐王之女mun? sheng“???? ???”公主為妃.....

23.尚贊咄熱“???? ??? ??”。與沒廬·尚·遲??η型ā???? ????? ? ?? ???? ? ????”。及屬廬.....

24.蔡牙咄到來。此后,母后遲邦與其子莫賀吐渾可汗.....

25.抵達后,母后與可汗及侍從、吐谷渾大尚論.....

26.達熱達弄夷“? ???? ?? ????? ??”與泥之官員術登到來,及馬官旺.....

27.官廳的官員及位階高的人等.....

28.會見了mun-cheng公主“???? ????”,雙方互相致禮,大宴會.....

29.奉獻各種禮品。此后,mun-cheng“???? ???”(公主)于藏域之中心地.....

30.居住。其后,宮室定于措(Tsang??)之彭域度(按:Rsong?????可能是Rpong????? yo??? du??或者拉丁文轉寫錯誤),冬.....

31.圣壽祭典于夏之孟月舉行。夏宮定于朗瑪“??? ?”.....

32.朵(mdo???)大臣沒廬·尚貪蔡牙咄“???? ????? ???? ?? ???”等來致禮.....

33.賜予豐盛禮品,以酬其勞。秋.....

34.此年冬,吐谷渾尚論高官達熱達弄夷去世。其后.....

35.授予某家族玉石告身,內大臣、負責司法之.....鼠

探索集和白史增補:

1、探索集藏文第3頁,白史與白史增補第173頁,均記載公元650年前的公元641年,“文成公主由噶爾·東贊域宋迎之吐蕃之地”。

2、探索集:710年狗年。

贊普駐于跋布川,祖母駐于“準”,于赤帕塘集會議盟,征派贊蒙公主來蕃之物事,以“????????????????????”(尚贊咄熱拉金)等為迎婚使?!?????????????????????”(贊蒙金城公主)至邏些之“鹿苑”。冬,贊普及眷屬駐于扎瑪。祖母駐于來崗園。多思瑪之會盟于“南木夭”地方由尚·甲咄與達古日則布召集之。

3、白史增補:

鐵狗年,贊普住跋布川,“????????????????????????”(祖母瓦薩遲瑪洛)住“準”。會盟在赤帕塘召集?!?????????????????????”(贊蒙金城公主)到達(拉薩),并帶來服飾物品等?!????????????????????”(尚·贊咄熱拉金)等人送往拉薩?!?????????????????????”(贊蒙金城公主)到達拉薩之“????????????”(鹿苑)。冬,贊普駐于扎瑪宮,“?????????????”(祖母遲瑪洛)住來崗園。多麥之會盟由尚·嘉達和達茍日嚓召集。

簡評(含林、周二人文及“探索集和白史增補”):

1.周偉洲諱提金城公主的具體名字,只含糊其辭地說“唐王之女mun???? sheng???公主為妃”、“會見了mun???-cheng???公主”、“此后,mun???-cheng???公主于藏....”,這里三個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同是文成(公主),在一年中同時出現三次,周偉洲諱提金城公主的具體名字,說明心里不踏實,不能不認為這是有意回避!“???? ???”與“???-???”藏文都是文成的拼音,是同一個意思。和金城公主一樣,文成公主在林梅村文中同樣在這一年出現三次。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的名字,在藏語拼音中不下五、六種,稍有藏文常識的人誰都會看得懂。請問周偉洲先生:你們果真看不懂拉丁文轉寫的內容或者不懂也不會還原藏文嗎?

2、林梅村文中,641年迎送文成公主的場面、規模和人員有上自贊蒙遲邦、莫賀吐渾可汗,下至御馬官,主要人物還有:尚贊咄熱“?????? ? ??? ???? ??? ??”、沒廬·尚赤??οざ????? ??? ? ???? ??? ?? ?? ????”、屬廬·[窮桑達貢]“???? ??? ????? ????? ???? ????”、蔡牙咄“???? ?? ???”、達熱達弄(論)夷“? ???? ??? ?????? ???”等10多人,同樣在周偉洲的710年出現的迎送金城公主場面、規模、人員,除了公主不同之外,其他完全和林梅村文中的一樣,相隔70多年的兩個公主入藏,用的卻是一套人馬,兩人各說各話,豈非咄咄怪事!

3、關于尚·贊咄熱拉金其人其事[5],在《白史與白史增補》(藏文)“?????????????????????....??????????????????????????????????????????????????????????????????????????????????????????????????????????????”(意為:至鐵狗年....尚·贊咄熱拉金等一行多人,擁送金城公主到拉薩鹿苑。)尚贊咄熱(拉金)出現于林文的641年,又出現于周文的710年(在探索集和白史增補中也是710年),前后相距59年。在22—35行中林文說的是文成公主641年進藏,“?????? ? ??? ???? ??? ??”(尚贊咄熱)等人迎送。在周文中22—35行說的是金城公主進藏,也是“?????? ? ??? ???? ??? ??”(尚贊咄熱)等人迎送。在“探索集和白史增補”中,641年迎送文成公主的是祿東贊,并無尚·贊咄熱拉金(?????????????????????)。尚·贊咄熱拉金(?????????????????????),從701年—721年曾出現8次,如說尚·贊咄熱拉金迎送文成公主,他可能時年也有25歲了,到721年已超過百歲,應該早就不在人世,怎么能扯得上護送金城公主進藏呢?可以肯定,把史載641年迎送文成公主的祿東贊換成尚·贊咄熱拉金是完全錯誤的。尚·贊咄熱拉金護送金城公主進藏是歷史事實。

林梅村:35—40行,640年鼠年,第8個生肖年(是林梅村自己調整的年份)。

640年(貞觀十四年),圣壽祭典于初夏舉行。其后,于秋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后,幸沙州“?? ???? ”(按:查雪)過冬。藏王后贊蒙墀邦“??? ??? ????? ?????? ???? ? ??? ??? ????????? ???? ??? ??? ???? ”。向韋·乞力徐尚碾“ ????? ???? ?????? ??? ????”之子韋·赤尚缽思結“????? ???? ????? ???? ?????”請婚。在莫賀吐渾可汗王宮(伏俟城,今剛察縣吉爾孟鄉北向陽古城“???? ??? ? ?? ???? ???? ??? ??? ????? ? ??? ??? ???? ?????? ?? ??? ???? ????? ????? ?? ????”之妃生下一女嬰,賜名“阿麗芳迪”“?? ???? ??? ???”。

周偉洲:36—40行。

夏之孟月舉行圣壽大典,大宴會......此后,冬季駐于查雪,林梅村譯沙州,今都蘭縣香日德古城“?? ? ???”,母后遲邦.....

贈送禮品給尚寧“?? ??? ?????”之子韋·遲尚缽葉“?? ????? ????? ????? ???? ? ?????”.....莫賀吐39.渾可汗于行宮娶慕登阿里拔之女(慕)“?? ??? ???? ????? ??? ??? ????? ??? (???)????? ?? ???? ???”40.之后,賜名阿列班弟咱“? ??? ?? ??? ???”

簡評:

漢名名字五花八門,不懂藏文的讀者很難理解,不就造成了更多的混亂嗎?在“探索集和白史增補”以及在其他漢藏史料中找不到與上面相對應的人物。

林梅村:41—50a行:641年牛年,第九個生肖年。

641 年(貞觀十五年)41. 牛年,幸沙州宮。其年夏“??? ???? ????? ??? ???? ?? ? ??? ????? ??? ????? ? ??? ? ???? ? ??? ???? ??? ?? ???? ????)……”42. 遭到罷黜, 由索和貴“???? ??? ????? ????? ????? ????”,吐谷渾重臣)接任。/ 43. 其年夏,幸沙州宮。弘化公主“????? ? ???? ??? ??”[舉辦]? 44. 盛大婚禮,沿途各城鎮戒嚴。[送親人馬],浩浩蕩蕩“??? ?? ???? ??? ??? ????? ???? ??? ?? ????? ???? ???? ?? ”,以百名女子、百頭駱駝及駝夫、百匹駿馬及馬夫“?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陪嫁“ ???? ???? ?? ???? ???? ”韋氏(指第 38 行的韋·赤尚缽思結)家人,不分主仆,屬父方親屬者皆……其后,幸沙州宮,圣壽祭典于初冬舉行。在莫賀吐渾可汗王宮,屬廬·東熱孔遜“??? ???· ????? ??? ???? ???”之女(諾曷缽之吐蕃妃)產下一女嬰,賜名“屬廬·……娣”。屬廬· [東熱] 孔遜獲得晉升“??? ??? ?? ??? ???? ??? ??? ??? ??? ???? ?? ???? ????? ??…… ??? ??,???? ??? ?? ??”。

周偉洲:41—50行,先牛后虎年。

41.牛年,定宅于查雪。此年夏......

42.....被罷免,任命蘇樸遲蘇布均“???? ???? ????? ???? ????? ???”接任.....

43.此年夏,居于查雪。尼娥公主“? ???? ???”

44.圣壽大典,贈送禮品。后(禮品)接踵而至.....

45.布百匹,百只駱駝及飼者,百匹馬及飼者.....

46.一齊贈送,韋氏族人不分主仆,屬父方的親屬全部......

47.此后,定宅于查雪。初冬舉行圣壽大典......莫賀吐

48.渾可汗娶屬廬·東熱孔孫“???? ??? ???? ???”之女為妃.....

49.名蒂興“???? ???”。東熱孔孫由是晉升,位銀字告身.....

50.得授?;⒛?,初夏舉行圣壽大典......

簡評:

1、索和貴在《新唐書》里記載的是658年投唐,怎么在林文中641年接受吐蕃大官之任呢?相差17年,時間和史實可能都不符。

2、林文中拉丁文轉寫出現兩個641牛年和貞觀十五年,前一個641年在22—35行中是文成公主;后一個641年在43行中是弘化公主“????? ? ???? ???? ??”。史載弘化公主是639年被諾曷缽迎娶的,這里卻成了641年。索和貴和弘化公主的事跡年份在史書上是有明確記載的,不應該出現差錯,特別是索和貴的年限,出現17年之差,是否是人為造成的?

3、周文中音譯的蘇樸遲蘇布均“???? ??? ????? ????? ????? ????”和尼娥公主“????? ? ???? ??? ??”,在林文中是索和貴“???? ??? ????? ????? ????? ????”和弘化公主“????? ? ???? ??? ??”,藏文名字一樣,漢文名字各異,不知道蘇樸遲蘇布均和尼娥公主的來歷和出處,也不知道他們的藏文名字出自哪里?

4、林文說諾曷缽(? ? ?? ??? ? ?? ????)娶的是吐蕃妃,從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是屬廬·東熱孔孫之女“ ?? ??? ???? ?? ??? ??? ?? ?? ??”,賜名屬廬....娣“??? ???”。周文說的是娶屬廬·東熱孔孫“???? ??? ???? ???”之女為妃.....名蒂興“???? ???”,若不是“娣”與“蒂興”藏文名字一樣,還會把周文中的“為妃.....名‘蒂興’”當成屬廬·東熱孔孫的女兒。林文所謂的吐蕃妃來自何處?依據是什么?從兩人文中看出屬廬·東熱孔孫“???? ??? ???? ???”是吐蕃人?他是由誰晉升的職務?林、周兩位亦無說明。

上述很多人的藏文名字都一樣,漢名名字區別又如此之大,能不混亂嗎?“殘卷”之后遺癥可謂大矣!

林梅村:50b—55行 ,642年虎年,第10個生肖年。

642年(貞觀十六年),50b.虎年,圣壽祭典于初冬舉行?!?1.信使與韋·悉諾邏恭祿“???? ? ?????? ?????? ? ????? ? ???? ? ????[???? ???]? ???? ?? ?? ”、屬廬·納、董聶秀貢等人,護送慕容道文順、達熱論夷等人“???? ???? [ ????]? ???? ???? ????? ????? ??? ????? ???? ??? ?? ???[? ???? ??]……”運抵阿柴國。阿柴臣民叛亂(得以平定)“??? ??? ??? ?? ?[ ???? ??? ????? ??? ????? ?? ? ?????…”返回阿柴國時,他們在途中…“???? ?? ?[??? ?? ???]”母子……

周偉洲:51—55行。

51.命令:韋·達扎恭祿“???? ???? ???? ???”與屬廬·東熱孔孫.....

52.東列布孔與慕登達奔奔“????? ????? ????? ???與???? ????? ???? ????? ????”

(按:“ ????? ????奔奔”中拉丁文轉寫為“dven”可能有錯,應該是dben 或Sben亦可)。

53.送至吐谷渾國后,外甥(Vbens ?????(按:拉丁文轉寫應該是“vpod ” ,藏文才是“????” )吐谷渾臣民 受到劫掠.....。

54.又赴援吐谷渾國,途中......

55.....母與其子......

簡評:

1、上述林、周兩位文中的一些人物,大部分藏文名字一致,漢文名字各異,個別人林有周無,不知道是否是因拉丁文轉寫不一致造成的。但要問你們,除了韋·達扎恭祿之外,其他人來之何處?哪里能查到他們?看來無法查對。

2、林梅村沒有說明“???? ????? ??? ????? ????”為什么是慕容道文順,理由何在?

3、上述幾處,林、周所謂吐谷渾國、吐谷渾諸部、阿柴國等等,在藏文均為“???”(阿夏),而不是漢語音譯藏文的吐谷渾“???????????”或阿柴“a-chai”。

4、林梅村在其文章最后歸納道:“據以上解讀,《松贊干布本紀》殘卷人物可分三類:第一類為藏王、藏王后、藏太子、外戚、群臣(贊普、贊蒙、尚論)等;第二類為吐谷渾王、藩王、公主、群臣(可汗、可汗之女、大相)等;第三類為隋唐漢公主,如隋光化公主、唐弘化公主、唐文成公主?!睆谋砻婵磥砣绱朔诸惿袩o不可,但從實質看,三類人員中許多中下層人物來路不明、關系不清,再與周文所列人員相對照,有與林文相似的地方,可見其問題出在源頭的拉丁文轉寫上。

(四)“殘卷”有八個方面的錯亂問題,禍根源自國外,國內受害不淺。

綜上所列,對國內外藏學界各家之言,經過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后梳理、歸納出“殘卷”八個方面的錯亂,顯現出廬山真面目。中外藏學研究者們絞盡腦汁,在錯亂中選說自己的理由,卻經不起整體的對照分析。

錯亂之一:禍根源自國外,國內受害不淺。

最初托馬斯認為“殘卷”是“吐谷渾(阿柴)紀年”,記載公元641年文成公主嫁松贊干布的事,并將古藏文做成拉丁文轉寫。后來烏端等人認為殘卷記載的是金城公主進藏之事,因為有尚贊咄熱等人護送。周偉洲在《吐谷渾資料輯錄》的“殘卷研究”一文中說,“1956年意大利藏學家伯戴克提出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看法。說他認真分析殘卷,并將它與《敦煌古藏文歷史文書》中的大事紀年相對照,發現在殘卷中有8個人名與上述大事紀年中公元689、704—728年出現的人名勘同;而且公元710年,恰好是殘卷中的‘狗年’,而這一年下嫁與吐蕃贊普的唐公主,不是文成公主,而是金城公主。因此他認為第20—22行中的mun-cheng公主就應是金城公主,殘卷所記馬年至虎年,應是公元706—714。1978年,匈牙利藏學家烏端寫了《阿柴小王編年——斯坦因文書敦煌vol.69,fol.84號的年代與類型問題》一文,全面評述各家觀點,進一步補充和論證了伯戴克的看法使之更加具有科學根據?!?/p>

?按伯戴克的說法,“殘卷”中的文成公主應該是金城公主,可惜他錯了,他所謂的金城公主,在周偉洲提供的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后仍然是文成“mun-cheng(???? ????)”和“mun sheng (??? ???? ?)”,而不是金城公主(?????????????????????),和林梅村提供的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一樣,是文成公主“mun sheng kong co(??? ??? ??? ??)”,特別是在同一年中各出現過三次。若說出現一次是誤寫,那么同時出現三次也是誤寫嗎?這不是巧合,而是事實,伯戴克怎么硬說不是文成公主呢?

關于伯戴克8人之說,其目的無非也要證明“殘卷”是記載金城公主進藏之事。我們將殘卷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并與“探索集與白史增補”對照后,先看公元689、704、710、728年這4個年份,除去重復的贊普、遲瑪類,還有9人,基本與伯戴克的說法一致。如果再按704—728年連續22年的人數計算,就有140多人次,假如除去一半人是重復,至少還有70多人,是伯戴克的算法有問題,還是周偉洲的引錄有問題?可以肯定,這種從704—728年的連續寫法本身就有問題。 國外的混亂是造成國內混亂的總根子,是源頭,是第一錯亂。

國外的爭執影響到國內,同樣分成兩派。我們在文中列述了林梅村和周偉洲(含韓建華)的例子,周、韓兩位將“殘卷”中出現的莫賀吐渾可汗引入都蘭吐蕃墓葬,直接把出土印章“????????????????????”(外甥阿夏王之?。┐鄹臑椤巴馍⒉裢踔 ?,把2018血渭一號墓葬主人肯定為“非莫賀吐渾可汗莫屬”。林梅村的文章則認為“殘卷”是“松贊干布紀年”,這樣一來,使本來復雜的問題更加復雜,國內的混亂由此而生。

根據林、周二位的拉丁文轉寫經還原藏文,我們作了各生肖年段的“簡評”。下面歸納的這些“簡評”,列出他們所造成的錯亂。最新發表的韓建華的文章,在出土印章和墓主人的問題上,其觀點和周偉洲一樣,考慮到他是都蘭2018血渭一號墓考古發掘的參加者和領隊,其論文會造成新的無謂的混亂,有必要在后面專門評說。

錯亂之二:所謂阿夏即阿柴(吐谷渾)之論。

這是從國外源頭上造成的錯亂影響到國內錯亂之一。關于阿夏,我們已經在“考正之一”的文章中就它與吐谷渾的區別,援引漢藏經典,從族源、地域、民族、語言和分屬不同的軍事集團等方面進行論述,指出阿夏不是吐谷渾(阿柴)這是毋容置疑的事實。

托馬斯在深入考究新疆出土的藏文簡牘和敦煌藏文遺書為主的史書后,作出了如下論斷:“從佉盧文書的時間考慮,阿柴(阿夏va-zha)似不包括吐谷渾在內。說阿柴(阿夏va-zha)等于吐谷渾,可能是對兩族人的一種混淆,因為他們在一個時期內共同占據著山區”?!瓣P于漢文A.Chai(阿柴或阿豺)=va-zha,應該注意的同樣情況:如417—430年,一位吐谷渾的名字就是這樣叫的,而他就是第一位在沙洲的奠基者”??v觀藏文古籍史書,F.W.托馬斯教授的推斷是客觀而中肯的[6]。但是,有些古藏文文獻的漢譯者一見阿夏、阿夏王字樣,立馬就翻譯成吐谷渾、吐谷渾王,這不僅對歷史不負責任,而且直接違背藏文翻譯的準則“信、達、雅”的第一個字“信”,更不要說對不懂藏文的吐蕃史、吐谷渾史研究者,他們僅從漢譯本中了解藏族史,卻很難去考慮這些漢譯本是否真實,因過去的好多漢譯本不真實,錯譯百出,以致造成以訛傳訛。

在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時,發現在林、周兩位的文中都提到第11—16行文中的“東岱千戶(stong- sde:????????),這個“????????”(東岱千戶)部落,在松贊干布時期的“戍邊三軍”(????????????)中是吐蕃的第三支阿夏東岱六個千戶部落“????????????????????????”的軍隊,說他們大敗漢軍,還有另外一支大敗了吐谷渾[7]。

錯亂之三:所謂莫賀吐渾可汗。

對所謂莫賀吐渾可汗[8],在“考正之一”已經作了評述。公主贊蒙遲邦嫁吐谷渾王是周偉洲轉引王堯先生錯釋的“探索集”漢文內容,“探索集”的藏文明確記載的是“???????????????? ?????????: ?????”(贊蒙遲邦嫁阿夏王為妻)?!翱颊弧痹谠u論出土印章時提出:“論壇為什么不要求周偉洲直接指出遲邦嫁給了哪一個吐谷渾王?不應該籠統地按周偉洲之說是‘莫賀吐渾可汗’。那么要問,到底這個‘莫賀吐渾可汗’是誰?是那個慕容忠嗎?或另有一個吐谷渾王,周偉洲無法指明”,包括緊步周偉洲后塵的韓建華在內,誰能說清楚這個所謂“莫賀吐渾可汗”到底是指哪一個可汗!林梅村認為,這個“莫賀吐渾可汗”指的是伏允可汗(597—630年)。伏允自稱步薩缽可汗,按林梅村對“殘卷”的起始年633年算,伏允已經亡故,不應該幾次出現在633年以后,后來人似乎也沒有必要稱其為“莫賀吐渾可汗”,直呼其名就可以了,何必另加一個新的名稱呢?而且這個“莫賀”之名是663年吐蕃攻占吐谷渾全境后,授其承襲者之號[9],怎么會出現在吐蕃沒有授封之前的633年呢?由此可見,在這里拿這個虛擬而又籠統的名字“莫賀吐渾可汗”說事毫無道理,如果我們用唐王或贊普這樣籠而統之詞,能說明是指那一個唐王或贊普嗎?伏允之后是唐封西平郡王、趉(jue)胡呂烏甘豆可汗慕容順(635年授封,當年被殺),再后是唐封慕容諾曷缽為河源郡王、烏地野拔勒豆可汗(635—663年在位)。諾曷缽以后,吐谷渾各王都承襲“烏地野拔勒豆可汗”之名號(同[9])。所謂“莫賀吐渾可汗”在這里不僅是個虛擬人物,實際上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偽名詞。

錯亂之四:違背史實,任由編造。

關于贊蒙遲邦嫁誰的問題,許多漢藏文獻如《敦煌古藏文文獻探索集·大事紀年》(藏文部分6頁之40—51行)、《白史和白史增補》(210頁)等明確記載公元689年“????????????????????????????????????”(贊蒙遲邦嫁阿夏王為妃),但周偉洲和韓建華等人被篡改為“墓主人可能系莫賀吐渾可汗,其母親系吐蕃的墀邦公主”,更讓人不解的是,在林梅村文中贊蒙遲邦卻成為松贊干布之小妃(見上述林梅村釋讀的第八行)。

錯亂之五:一件事情 ,兩段年限 ,兩個公主。?

林、周兩位之文,原本各自說的是一件事即一個公主進藏, 卻成為 641 年和710年兩段年限,文成和金城兩個公主 ,蹊蹺的是具體季節、地點、場面和參與人員的規模在兩段年限、兩個公主中非常一致,本來指的就是一個公主,卻人為地套在了兩個不同公主的進藏的婚嫁上,真是匪夷所思。在對比中還發現,周偉洲避而不談金城公主的具體名字,但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后同樣是文成公主而不是金城公主,在一年中同樣也出現過三次,伯戴克卻說這是金城公主,說文成公主是誤寫。三個地方寫的都是文成(公主),難道說這是誤寫,能說得過去嗎?白紙黑字,事實勝于狡辯。

錯亂之六:藏文人名和漢文人名相互矛盾。

在林、周兩位文中大多數人名在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后是指同一個人,但在漢文人名中卻成了兩個人,這樣的例子不少,恕不一一列舉,請讀者在附錄中查對。在此,只舉幾個人的例子,如在林文中弘化公主是“????? ? ???? ??? ??”,在周文中卻是尼娥公主“? ???? ??? ??? ??” ,不知此尼娥公主來自何方?又如林文中的索和貴,在周文中是蘇樸遲蘇布均,藏文名字同樣是“???? ???? ????? ???? ????? ???”。索和貴在《新唐書》中記載的是658年投唐,在林文中卻是641年接受吐蕃大官之任,相差17年。索和貴和蘇樸遲蘇布均的藏文名字出自何處,不得而知。

錯亂之七:所列人物真假混雜,許多譯音人名來歷不清。

林、周的文章中出現的贊普、兩個公主、贊蒙遲邦、索和貴、尚贊咄熱、韋·達扎恭祿等人,史書可以找到其人,而且,尚贊咄熱是唯一一個陪金城公主進藏的真實人物。除此之外,有不少人的名字在林、周兩位文中藏文相同,漢文卻不相同,還有不少人的名字只是音譯,說不清這些人是什么人,更談不上來歷和出處,其中有些音譯人名,明顯是臆造。如在11—16行中,德威隆真之妻和達熱達通井,兩人藏文名字同指一人“? ?? ??? ???? ???”,在這里卻成了一女一男;一個是成為其妻子,一個是本人,能舉史料證明他們是什么人嗎?在按生肖年的“按”和“簡評”中,列舉了許多這樣的例子,如問了“這是什么人?”,“漢藏文的出處在哪里”等,讀者可細查。作為資深的研究者,實事求是是為人為文的起碼品格,以臆測為能事,太有失大家風范了。

(五)韓建華無謂添亂(錯亂之八)。

從韓建華文章中知道他參加了2018血渭一號墓的考古發掘,聽說還是領隊。對他的考古發掘工作的過程和取得的成績,在他文中有詳細介紹,我們無可非議。

對韓建華的文章本沒必要專門化筆墨評論,因為在“考正之一”里面,基本上列述了包括他提到的問題。僅僅是因為考慮到他參加了都蘭2018血渭一號墓的考古發掘,又是領隊,具有現身說法的作用和影響力,所以必須反駁他文章中的錯誤,以正視聽。

1、所謂印章“藏文可譯為“外甥阿柴王之印”。

韓建華說,“2018血渭一號墓印章的藏文翻譯為‘外甥阿柴王之印’,其中的‘阿柴王’,表明了墓主人的身份。阿柴,是吐蕃對吐谷渾的稱呼’,‘西北雜種謂之阿柴虜’,可知墓主為吐谷渾王”。這兩句話有三層意思:即印章、稱呼和墓主。事實是:

1)印章古藏文明明白白刻寫的是“????????????????????”(外甥阿夏王之?。?,他卻要篡改為“外甥阿柴王之印”,是何道理?!

2)關于“阿柴,是吐蕃對吐谷渾的稱呼”。這在韓文中是注釋之8,引錄的是周偉洲的話。所謂“阿柴是吐蕃對吐谷渾的稱呼”,是周偉洲等人不了解藏族和藏族文史造成的,也是強加的。阿柴(417—426)本身就是吐谷渾(289—317)的后裔,這用得著吐蕃去稱呼嗎?這種自相矛盾的說法不是編造還是什么?

吐蕃自古稱吐谷渾為黃霍爾“???????”,只是到了1265年后,即在有了藏譯本《唐書吐蕃傳》之后,才出現藏文的吐谷渾(???????????)一詞?!短茣罗瑐鳌肥翘拼纹罹幹?,后由范祖禹整理成冊,1225年在臨洮寺由漢族譯師胡將祖初步翻譯成藏文,經喇嘛·仁青扎國師??本帉徍?,于1265年付之棗梨,開始流布.....,1346年蔡巴撰寫的《紅史》,第一次引用了《唐書吐蕃傳》內容,包括把霍賽爾(??????)譯為吐谷渾(???????????)。受其影響,其后幾種藏文名著如《雅隆史》、《西藏王統記》、《青史》、《智者喜宴》、《漢藏史籍》、《竹巴教史》等,可能還有《白史》,都從《紅史》中擷取的《唐書吐蕃傳》內容進行補缺,但從來沒有藏文名著把霍賽爾、吐谷渾視為阿夏的。盡管阿夏與吐谷渾地域相接,有交流和融合包括婚嫁,但民族相異,不可混淆。人間滄桑,一千多年過去,至今還有阿夏(???)和黃霍爾的后裔仍在甘肅迭部,四川甘孜、松潘,青海同仁等地繁衍生息。

3)說“阿柴王表明了墓主人的身份。.....可知墓主為吐谷渾王”。如上所述,因為他已經把“????????????????????”(外甥阿夏王之?。┐鄹臑椤巴馍⒉裢踔 ?,就不斷順此引申,達到他“墓主為吐谷渾王”的目的,最后定位于莫賀吐渾可汗。至于墓主人是不是“吐谷渾王”、“莫賀吐渾可汗”,我們已經在前面上述“錯亂之二”和“錯亂之三”中論說清楚了,在此不贅。

2、韓建華復制的“殘卷”影印件中,文成公主“???? ???”和“??? ???”出現于一個年份段中的三次,他應該知道拉丁文轉寫還原漢文或還原藏文的含義是什么,但他裝作不知,避而不說是哪一個公主,這和周偉洲避寫金城公主的名字不是一樣的問題嗎?我們認為,這是故意而為之,并非無意而成之。

3、韓建華文中提到在“殘卷”和《大事紀年》中有尚贊咄熱拉金和韋·達扎恭祿這兩個人(按:林文是韋·悉諾邏恭祿)。他說:“上述兩份敦煌古藏文文獻是研究被吐蕃征服的吐谷渾的第一手資料,彌足珍貴!”。在《大事紀年》和所謂“殘卷”中同時出現過的人何止他們兩個,還有不少人可以隨便點出,如文成公主、祿東贊,贊蒙遲邦,有被篡改為阿柴(吐谷渾)的阿夏等等,他們同樣是值得研究的第一手彌足珍貴的資料。

4、韓建華所謂“殘卷提到的‘莫賀吐渾可汗’是吐蕃所立的吐谷渾王,‘母后遲邦(khri? bangs)’就是689年嫁與吐谷渾王的吐蕃公主‘外甥吐谷渾’明確了這種政治聯姻的甥舅關系”。莫賀吐渾可汗在“殘卷”中曾出現幾次,“殘卷”并沒有說莫賀吐渾可汗是吐蕃所立的吐谷渾王,這只是韓建華的臆測和想象。所謂贊蒙遲邦嫁阿柴王,我們已經在“考正之一”和本文前面已經闡明,這里再引“探索集和白史增補”中的內容,以正視聽?!疤剿骷辈匚陌娴?0—51行記載:“?????????????????? ???????????????????????????????????????? ??????:???????? ????????? ??????????”(至牛年,贊普住寧噶塘,遲邦嫁阿夏王為妻)。著名學者更敦群培(1903--1951)在其著作《白史》(漢藏合璧,漢文法尊法師譯)和《白史與白史增補》有與“探索集”一樣的記載:“???????????????????????:?????????????????? ???????????”(牛年,贊蒙遲邦嫁阿夏王為妻)。周、韓兩位不僅把藏文印章“外甥阿夏王之印”篡改為“阿柴王之印”,又將“遲邦嫁阿夏王為妻”篡改為“贊蒙遲邦嫁與阿柴王為妻”,置諸多藏文史料于不顧,令人不可思議。

5、關于“據藏文文獻《賢者喜宴》記載,松贊干布之子娶吐谷渾公主蒙潔遲嘎為妃”。事實是,《賢者喜宴》明確記載:“?????????????????????????????????????????????????????????????,????????......????????????????????????????????????????????????????????????????????????”(贊蒙瓊瑪薩遲堅嫁圣子贊普貢松.....貢松.....贊蒙阿夏妃薩芒潔遲噶卡生芒松芒贊)。這就是韓建華所謂的“藏文文獻”,它是阿夏妃,并非吐谷渾妃。還有,周潤年、黃顥譯漢的《賢者喜宴·吐蕃史》說,貢松“娶吐谷渾妃蒙潔遲嘎(v-zha-bzav-mong-rje-khri-dkar)”,然而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仍然是“??????????????????????????????????????????????????????????????(迎娶贊蒙阿夏妃薩芒潔遲噶卡后生芒松芒贊)[10]。這是韓建華不懂藏文而胡編亂造的。

6、關于“敦煌發現的藏文寫卷成為研究吐谷渾的重要參考史料”的問題?!抖鼗凸挪匚奈墨I探索集·大事紀年》(藏文部分)在涉及到相關事情時原文都是“???”(阿夏),但漢譯文均為吐谷渾。在其他幾種藏文名著的漢譯文同樣如此,其影響所及,嚴重誤導了不懂藏文、僅從漢譯本研究藏族歷史文化的學者,嚴重影響到漢藏文化的有益交流。這方面,“殘卷”本身的漏洞和錯亂,起到了非常惡劣的影響,從某一角度講,韓建華也是受害者之一。

韓建華還說,(殘卷)“記載了706年—715年間吐蕃統治下的吐谷渾(阿柴)王莫賀吐渾可汗的大事年紀,是研究吐谷渾史的最為珍貴的資料,故烏端稱之為‘吐谷渾(阿柴)小王編年’?!标P于這個時間段和所謂的“吐谷渾(阿柴)小王編年”是韓建華仰人鼻息,拾人牙慧,接受了外人烏端、國人周偉洲之說,換湯不換藥,只是把《吐谷渾(阿柴)紀年》(或“吐谷渾(阿柴)小王編年”)換成了所謂“莫賀吐渾可汗的大事年紀(按:應是紀年)”而已?!皻埦怼辈⒉皇沁@個的紀年或那個的紀年,誰的紀年都不是。前面已經闡明,它漏洞百出,支離破碎,只會永無止境地添亂,對研究唐蕃關系、吐谷渾的歷史沒有任何意義。

7、韓建華就誰是遲邦之子,誰是墓主人,引述了一大段仝濤和“有學者”的言論之后展開分析,最后,即否定了坌達延贊松是遲邦之子,又否定了坌達延贊松年齡不到16歲,“不可能膺此重任.....以大論身份主持吐蕃會盟”,而認為“大事紀年”中記載的“及至兔年(727年),任命外甥吐谷渾小王、尚·本登蔥、韋·悉諾邏恭祿(應為“韋·達扎恭祿”)三人為大論”,此處的吐谷渾小王應該就指莫賀吐渾可汗?!薄皬挠≌屡c墓葬測年可知道墓主就是吐蕃赤德祖贊時期的莫賀吐渾可汗,為探索熱水墓群的布局與墓主族屬提供有價值的線索”。這里需要澄清的是:

(1)吐蕃公主遲邦嫁的是阿夏王。我們已經在前面幾個地方,包括前述之“1之2)”中引用了不論是藏譯漢中的藏文,還是藏族歷史名著的原版藏文,吐蕃公主遲邦嫁的是阿夏王,而非吐谷渾王,如“大事紀年”(見前,藏文6頁40—51行)和《白史與白史增補》(藏文:210頁)就是這樣寫的:“?????????????????? ???????????????????????????????????????? ??????:?????????????????? ??????????(至牛年,贊普住寧噶塘,遲邦嫁阿夏王為妻”。說遲邦嫁吐谷渾王是韓建華故意篡改的。

(2)關于三個大論。所謂“外甥吐谷渾小王、尚·本登蔥、韋·悉諾邏恭祿”三人?!按笫录o年”的藏文是“?????????????????? ???????:????????? ?????:???????:???????:????????????:?????????”(任命外甥阿夏王,......),奇怪的是漢文被加上“小王”二字,藏文卻無“小王”二字,加“小王”二字無非是要為他們的“吐蕃治下的吐谷渾王”找借口而已。至于“大事紀年”(漢文翻譯)、周偉洲等人的文章里將阿夏說成是吐谷渾的原因,我們在前面已有專節剖析,讀者可以自己研究。

(3)關于坌達延贊松。這在“考正之一”專列一題“四”進行過解析,標題本身就是“對照漢藏文史籍中的吐蕃人物,解析三個達延氏的關系”,文章從兩方面列述了具體情況。下面將三個“達延”有關的內容摘錄如下:

關于三個達延氏:達延莽布支(????????????????)、坌達延遲松(???????????:??????????)、坌達延贊松(??????????????????????)這三個人名字中都有“達延”二字,達延一詞的藏文是“??????”(音“達賈”)?!斑_延”這個詞是從舊唐書開始使用的翻譯名詞,“探索集”等沿用了這一詞語?!斑_延”是姓氏,說明他們是同屬一個氏族部落,或者就是一個家族的人。這種命名方式完全符合千百年來藏族的文化傳統和命名習慣,從古至今都是如此。而吐谷渾人的命名與吐蕃人(或藏人)完全不同,這里不作引錄,百度一下就知道了。達延三人之間是什么關系?他們都擔任過“論”或“大論”,在吐蕃政權中地位顯赫。而且,后兩位名字前面都有“坌”,從他們在“探索集”等多種史料[11]記載的年代看,達延莽布支在653—659年出現2次,逝于659年;坌達延遲松在675—694年出現5次,逝于694年;坌達延贊松在706—714年出現6次,714年以后沒有出現在史料中。雖然他們的生年史無記載,但從上述依次出現具體情況分析,三人之間的年齡差分別是22歲(即675減653)和31歲(即706減675)歲,達延莽布支比坌達延贊松年長53歲,所以,他們有可能是祖孫三代,至少也是叔侄關系。在藏族特別是安多藏族中,無論是侄子(外侄)和孫子都稱其為“擦沃”(????)。親屬之間的稱呼,不同民族、不同國家也不一樣,有細有略,如英語中的“uncle”,就不分叔、伯、舅。所以,在這里他們之間按年序可以叔侄關系稱呼,坌達延遲松是達延莽布支侄子輩的“坌”,坌達延贊松則是坌達延遲松侄輩的“坌”。

(4)關于墓主人:在“考正之一”涉及到印章問題時,我們依據藏漢史料和考古發掘的樹輪測定法推算,認為墓主人應該是早已歸屬于吐蕃的阿夏人坌達延贊松。坌達延贊松在“探索集”中出現于公元706—714年之間,如果都蘭2018血渭一號大墓里的印章存在于公元744年前后的話,按樹輪測定法推算,再加35年(在尚不知他的生年和卒年的情況下),可以認定印章上的這個外甥阿夏王正是坌達延贊松,出土印章刻有古藏文“????????????????????”(外甥阿夏王之?。?,他的墓落葬于血渭一號大墓之不遠處。因為他們早已是吐蕃人,且是論一級人物,歷史上一直有姻親關系,葬于一號大墓之旁是理所當然的事,而葬一個被征服的吐谷渾小王才不正常,吐蕃贊普還沒有寬宏大度到這等地步——臥榻之旁其容他人酣睡?!

8、出爾反爾,前后不一。

2021年《西藏大學學報》第三期發表了青海阿頓·華多太先生的《都蘭熱水2018血渭1號墓出土銀制印章考辨》一文后,韓建華立即以一種難掩喜悅的心情迅速表態:“學術貴在求真!關注良久,終于拜讀到了!這是所能見到的第一篇關于2018血渭一號墓出土印章的解讀。拜讀華多太先生的大作,收益匪淺”。

身為中國考古研究所的副研究館員的韓建華,又擔任都蘭熱水2018血渭一號墓考古發掘的領隊,大家期待著他可能還有類似的高見發表,沒想到時間未過半年,同為一人的韓建華,態度為之大變,竟然把墓葬出土的刻有藏文“????????????????????”(外甥阿夏王之?。┐鄹臑椤巴馍⒉裢踔 ?。他嘴上說“學術貴在求真”,但遇到實際問題時,恣意突破職業道德底線,公然違背最起碼的考古重事實的原則于不顧,其行為,當時就引起考古界一片嘩然,許多專家學者認為這是考古界的一大悲哀!

9、韓建華文中的其他兩個問題:

韓建華在文中所引拉丁文轉寫“dbon”,藏文還原是“????”,它是官吏、首領的意思,所謂“坌”的拉丁文轉寫應該是:apon或dpon,這樣才是坌????或????(引錄《白史和白史增補》第231頁),難道韓建華不知道拉丁文轉寫的錯誤嗎?他的文章在引錄別人文章時標了19、20引號,但在文后的注釋中卻沒有標出,不知為何?

10、韓建華的考古“理論立場”有問題。

縱觀韓建華文章并與其他漢藏文史料相對照,我們深感韓建華對藏族文史的知識學習研究非常欠缺,一些常識性的問題也不掌握,只能是人云亦云,妄加評論,甚至恣意進行篡改,這是什么原因?

我們認為,歸根結底是韓建華的考古“理論立場”有問題。華裔考古人類學家張光直[12]講過考古方法論中的幾個重要概念:資料、技術、方法和理論。他說:“理論則不同,不同的考古工作者因不同的社會環境,不同的看法或不同的民族而常有不同的立場。同時,技術和方法與理論之間的關系也有所不同。技術不受理論支配,而方法則常常與理論相配合。雖然從客觀上來說,方法是可以無限發展的,用同樣的方法可以證明,也可以反駁不同的理論,但實際上,方法的選擇和運用不同方法的目的,是常常受到理論立場的左右的”。韓建華的態度變化如此之快,一如張光直所說,本質上是他錯誤的“理論立場”造成的。從他出爾反爾的態度來看,有一點是明確的,即他很不成熟,很不實在。如果持有這種“理論立場”的人當考古領隊,說不定還要壞事,因為他沒有成熟的“理論立場”,像他這種人,由于不能堅守考古原則和職業道德底線,又沒有深厚的漢藏歷史知識,“無知者無畏”,什么事情都會干得出來??此慕裉炀椭浪拿魈?,今后,說不定還會編造出新的故事來!

在此,我們建議韓建華再看看印章上的古藏文“????????????????????”(外甥阿夏王之?。?,重溫考古工作者的職業道德規范,學習老一輩考古家恪盡職守、一絲不茍、實事求是、還原歷史真相的學術品格。在這里我們再次將印章古藏文字樣一并展示,免得韓建華繼續篡改、編造什么花樣來,同時也請懂藏文的各位專家和讀者們一睹古藏文印章的本來面目。

圖為2018血渭一號墓出土的銀質印章“????????????????????”(外甥阿夏王之印)

(五)關于“殘卷”的作者。

讀者會問,既然“殘卷”有那么多問題,它是誰寫的呢?為什么要寫它?現在還沒有可信的資料能夠說明它是誰寫的,但我們可以進行一些分析和推斷。

藏學專家阿頓·華多太說:“有人將敦煌藏文寫本vo169.fol? 84殘卷翻譯為《阿柴紀年》,從之者將其視為吐谷渾藏文史料而大談特談,殊不知這份殘卷在學術界有著極大爭議。此文抄寫于(漢文)經文之背面,和有諸多筆誤等特點分析,可以看得出非出自官方,是一份民間抄本?!盵13]

林梅村說這個卷子是藏人所寫,結論下得過早,因為至今還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它是藏人所寫。我們認為,寫卷人既不是吐蕃史官所為,又不是藏人所寫,特別是在已經有了《吐蕃古藏文歷史文書·大事紀年》的情況下,何必另寫一份亂七八糟的卷子呢?所以有可能是吐谷渾人或其他民族之人所為,藏人沒有必要找來漢文經卷寫到它背面去。尤其在公元653年前吐蕃就已經用紙質材料記史(同[13]),更沒有必要把這個卷子寫到漢文經書背面去。為此,不能不懷疑它的可靠性和可信性,看看“殘卷”混亂不堪的內容就可說明這一點。

有一個例子可以幫助我們思考“殘卷”可能是當時的其他民族人士所寫。黃文煥先生[14]在對現存于河西地區公元七至九世紀的藏文寫本經卷(編號共317卷)的研究中,發現這些經卷雖然其外部特征完全是吐蕃民族形式,但是,寫校者的總人數中其他兄弟民族人士占五分之四甚至六分之五,吐蕃人只占五分之一乃至六分之一。其中吐谷渾人寫校者三人。正如他說:“有如此眾多的兄弟民族人士從事吐蕃文字經卷的寫制,又有那么眾多的兄弟民族人士吐蕃化得簡直如同吐蕃人一樣?!边@個例子不僅說明吐蕃統治之深刻、廣泛和藏文影響之大,還可以印證殘卷有可能是吐谷渾人或其他民族之人所為的理由。寫卷人可能了解一點吐蕃和吐谷渾情況,卻又不全面、不準確、不系統,不規范,是一份寫在漢文經文背面的錯亂之文,這樣的殘卷有什么研究價值,理應否定。

在把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時,還發現拉丁文轉寫有幾處錯誤,不知是原來的錯誤還是轉錄者的疏忽,有的已在相關地方指出和糾正。為了核對“殘卷”藏文和拉丁文轉寫的正誤,我們還請藏文水平較高的學者對林梅村和韓建華提供的藏文“殘卷”寫本進行辨認和核對,可惜藏文漫漶不清,許多字無法準確書寫出來,只有通過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才能了解其內容。

二、藏族歷史從神話傳說到有文字記載有其連續性

(一)周偉洲的所謂“信史”論。

周偉洲在《論藏文史籍的阿夏(va-zha)與吐谷渾》(2016年)一文中幾次提到藏族歷史的“傳說或建構.....不能作為信史”。全世界幾乎每個民族在沒有文字之前,都有關于自己祖先美麗的神話傳說,它是民族歷史的影子。藏族的歷史傳說,至少起始于公元前第二世紀第一代藏王聶赤贊普時期,甚至比這個更早。后來重要的藏文古代文獻如《青史》(????????????????)、《王朝歷史明鑒》(即西藏王統記)(????????????????????????)、《布頓教史》(???????????????????)、《西藏王臣記》(??????????????????????????????????????????????)、《洛扎教史》(???????????????????)(即《賢者喜宴》)等記載了從聶赤贊普開始的“天上七王”到開始有文字記載的第二十八代贊普達日年賽傳說時期的歷史,他們對每一位贊普的歷史都有各自全面的考釋。這種口碑相傳,前后一致,從民族民間傳說到文字記載一以貫之的情形,在世界各民族發展史上還是少見的。但周偉洲認為這些是傳說不是信史,意在不僅不可信,還認為它是假的,盡管他沒有點明。令人可笑和不解的是周偉洲在所謂“信史”的問題上完全是兩個標準:把混亂不堪、東拼西湊的“殘卷”當作“信史”圭臬,大談特談,還拿到都蘭吐蕃墓葬去證實墓主人,卻把一以貫之且有價值的藏文歷史傳說和以后形成的藏族歷史名著嗤之以鼻,不屑一顧,不知他這是什么學術心態,真是豈有此理!

(二)早期的例子。

在此,我們舉出1200多年前的兩個例子,說明藏族很早以前就廣泛使用藏文,與敦煌古藏文文書差不多是一個時期的。一個是西藏工布的赤德松贊時刻的石碑文,記載的贊普赤松德贊(755—797)與德松父子二代之時,詔工布噶波小王之盟書誓文;另一個是根頓群培在和他的弟子霍康,在考察西藏赤德松贊時期興建的噶迥多吉因寺的遺跡后說,“這里完整地保留有贊普盟文的石碑”,他們抄錄了碑文?!栋资贰?,特別是根敦群培和土登曲達爾合著的《白史和白史增補》按贊普盟文的碑文為敦煌吐蕃古藏文文獻作了補充,豐富了它的內容,這是完全可以肯定和難能可貴的,這些才是彌足珍貴的史實。還有更早的在苯波時期就已經使用的古藏文前身的象雄文,至今已有近三千年的歷史[15]。有文字就有書寫的歷史,哪怕是通過宗教,也會自然顯露出歷史的蹤跡。這個道理,想必周偉洲也會認同吧。

(三)陳寅恪和石泰安之論是最好的回答。

漢族著名史學家陳寅恪[16]在《吐蕃彝泰贊普名號年代考》前言中說:“西藏志乘,雖然間雜以宗教神話,但歷代贊普之名號世系,亦必有相傳之舊說,決不盡為臆造?!毖院喴赓W,說到本質。

法國藏學家石泰安[17]在《川甘青藏走廊古部族》的結語中明確指出:“無論是在西藏東部的深山老林,還是在漢藏邊界諸族雜居地區,西藏的傳說(原始六部族)同樣都是確有其事的?!覀円舱J為已經再一次證明了西藏傳說的連續性,從敦煌寫本一直到今天是始終如一的……?!标愐『褪┌仓搶χ軅ブ拗撌亲詈玫幕卮?,想必周偉洲早就熟悉,望能再讀再思,是否是這個道理。

三、結束語:

(一)“殘卷”應該壽終正寢。

綜上所述,我們對“殘卷”歸納出的八個方面的混亂,足以證明殘卷中的事件、人物混亂不堪,矛盾百出,完全是拼湊而成的,造成了中外研究者無謂的、沒完沒了的爭執,它不是周偉洲所言“殘卷對于唐蕃關系、吐谷渾的歷史均有重要的意義”,不僅沒有意義,還會把研究弄得越來越亂、越來越糟。爭論始于亂,終于亂,如此而已?,F在是到了應該停止爭論,停止引錄,徹底清除其影響的時候了。

(二)關于翻譯問題。

無論是藏文翻譯漢文,還是其他文種翻譯漢文,必須遵守的原則是原原本本,按原文翻譯,然后才是引用或評論。我們的不少藏譯漢者和研究者違背起碼的翻譯原則,如王堯和陳踐翻譯的《敦煌古藏文文獻探索集》(漢文部分)、黃顥和周潤年翻譯的《賢者喜宴》,陳慶英翻譯的《紅史》、《漢藏史集》和參與主譯的《西藏通史》等都違背了這一原則,先入為主,一見“???”(阿夏)字樣,就錯譯成吐谷渾,這樣的錯誤宣傳時間一長,有些人見阿夏一詞,下意識的就認為是吐谷渾。著名藏文翻譯家郭和卿先生[18]在翻譯《西藏王臣記》的后記中明確地、意有所指地寫到:“我譯此名著,重在忠實于原文,顯其廬山真面目而已”。這一原則應該成為所有翻譯藏文者、研究藏學者,包括周偉洲、韓建華等人的座右銘。請問你們做到了嗎?掩蓋廬山真面目,就是掩蓋歷史,是否感覺到于心有愧?!

(三)正規資料總比旁門左道真實。

為什么有些人總是要避開敦煌古藏文歷史文書和正規的漢藏文歷史文獻不去研究,而非要去鉆那個拼湊起來的錯謬百出的“殘卷”的牛角尖呢?其意圖是什么,目的是什么?是獵奇?是發現了新大陸,是塊金銀寶地?可能都是,是想為預先設定的目標提供理論依據而已,可惜這個“烏合之眾”的殘卷提供不了,不僅提供不了,還影響人們甚至懷疑宣揚和維護者的目的是否純真!

敦煌古藏文文獻和正規的漢藏文歷史文獻、《白史和白史增補》以及正規的漢藏文歷史文獻等都是研究唐蕃關系和吐谷渾歷史的可靠資料,它們會比殘卷這樣的東西論事要準確、可靠得多。正規資料總比旁門左道真實,貍貓換太子終會露出破綻。

(四)撥亂反正待有時。

幾十年來,對國家早已認定的都蘭吐蕃墓葬不斷有人撞擊、否定,也有人抗爭、堅持,今天的爭論愈加深刻而激烈。無論周偉洲、韓建華們如何花樣翻新,我們堅信事實是檢驗真理的標準,時間也是檢驗真理的標準,都蘭吐蕃墓不會因為有幾個人的謬說而變成吐谷渾墓(包括熱水一號大墓),也不會變成吐蕃統治下的吐谷渾墓,更不會以為推翻國家認定的話語權掌握在你們幾個所謂“專家”手中,就可以任由你們隨意編造,妄下結論,以假亂真。謬論可以無數,但真理只有一個,殘卷之亂,不會給任何研究者、利用者以可信依據。盡管現在謬論甚囂塵上,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考古證據的明確顯現,殘卷將被終究否定,依靠殘卷不斷制造混亂的人,將失去這根最后的稻草??脊艑<液蛧艺J定的結論準確無誤、不可撼動。

注釋:

[1]《2018血渭一號墓專家論證會》:“外甥阿柴王之印’血渭一號墓墓主人身份和族屬確定!專家論證:青藏高原劃時代的重要發現”(2021年2月3日文博中國: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熱水聯合考古隊。

[2]周偉洲:《吐谷渾資料輯錄》(1991年西寧青海少數民族古籍叢書,395頁)。

[3]《敦煌古藏文文獻探索集》:王堯、陳踐編著:《敦煌古藏文文書探索集》,西北民族大學海外民族文獻研究所敦煌研究叢書·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一版。

[4]《白史和白史增補》):更敦群培、土登曲達爾著:《白史與白史增補》,210頁。

[5]尚·贊咄熱史料選錄:《新唐書》說,尚·贊咄熱名悉臘,略通華文,逆公主(迎送金城公主去拉薩)?!秲愿敗罚骸跋づD頗曉書記....當時朝廷皆稱辯才?!币驗樗ㄈA語,又擁護娶金城公主,護送去拉薩,這種能力無人比肩)

[6]都蘭吐蕃文化全國學術論壇論文集·論阿夏系吐谷渾乎?——藏文化語境下的阿夏與吐谷渾之族源考釋》,322—339頁,西南民族大學副教授夏吾李加著。

[7]《東噶藏學大辭典》1289頁。

[8]關于莫賀吐渾可汗見考正之一:注釋17—18和23—24頁。

[9]網絡:“吐谷渾《中國歷史政權》——本詞條由“科普中國”科學百科詞條編寫與應用工作項目審核”。

[10]《賢者喜宴》(??????????????????????????或???????????????????????????????????)巴窩·祖拉成瓦于1564年著。藏文為上下冊,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2014年11月第一版,2018年10月第二次印刷?!顿t者喜宴·吐蕃史》漢文由黃顥、周潤年譯注(青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3月第二次印刷,由青海人民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出版發行。藏文引文見上冊139頁。三軍戍邊的藏文是“???????????????????,....????????????????”(“三軍戍邊.....將吐谷渾打?。?53—154頁),漢文卻是“突厥金眼王....故征服了突厥?!蓖撝羞€將戍邊三軍中的阿夏東德六部落“?????????????????????????”譯為“吐谷渾六東岱?!薄稏|噶藏文大辭典》中的“戍邊三軍”與《賢者喜宴》完全一致,吐谷渾稱為“吐錄渾霍賽爾”(?????????????????????)(藏文下冊1172頁)。

[11]關于三個達延氏:據“探索集與白史增補”、新舊唐書、《資治通鑒》記載,達延莽布支逝于659年,坌達延遲松逝于694年,坌達延贊松之名出現于公元706—714年,714年后無記載。

[12]張光直(1931—2001):華裔考古人類學家,祖籍臺灣。曾任哈佛大學人類學系教授兼系主任,臺灣中研院副院長,美國科學院及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臺灣中研院院士。對人類社會的發展和社會科學理論的內涵做出原創性的貢獻。摘自《考古學專題六講》(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2013年1月北京第一次印刷。

[13]《略論阿夏(???)族源》華多太著,《中國藏學》2021年第四期。

[14]黃文煥:男,漢族,1986年任西藏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副研究員。2008年去世。曾參與編寫《藏漢大詞典》,《河西吐蕃寫經卷式目錄并后記》(《世界宗教研究》1982年第二期)。

[15]才讓太:中央民族大學教授,著作《象雄文明探源》(108-109頁)。

[16]陳寅?。?890年7月3日~1969年10月7日),字鶴壽,江西省修水縣人。中國現代集歷史學家、古典文學研究家、語言學家、詩人于一身的百年難見的人物?!蛾愐〖そ鹈黟^叢稿·二編》三聯書店,2012年,第109頁。

[17]石泰安:(Rolf Alfred Stein,1911,—1999) ,法國著名的中國學家、藏學家。1911年6月13日誕生于德國施韋茨的一個猶太家庭。在柏林大學獲得漢語文憑以后,1933年為躲避法西斯當局對猶太人的迫害而離開德國,移居法國。研究范圍廣,著述多。

[18]郭和卿譯《西藏王臣記》(五世達賴喇嘛著),1982年民族出版社出版,漢文版,42頁;藏文版,2020年香港中國博學出版社出版,58頁。

附錄:

林梅村、周偉洲的拉丁文轉寫還原藏文后和《敦煌吐蕃古藏文文獻探索集》及《白史和白史增補》(簡稱“探索集”和“白史增補”)對照。

林梅村說明:阿拉伯數字表示行號,斜杠/表示換行,方括號[]內文字為本文補闕)

林梅村:

1—5a行:633年蛇年。

1—5a行:

[1][sbrul gyi lo la?????? ????? ??? ??]…… g.yang?? ???can??? mkhar???? na mdz??? ??? ……/[2][sg ra???] ya ?sto??? khri??? das?? dang?? | cog??? [ro??]cung??? bzang??? vdam??? kong???……/[3]……maga???? tho?? gon??? kha ?? gan??? la?? phyag???? [bgyis?????] || ston???? mo?? ched ???po?? gso??? ……/[4] sras???? ……mo??? (bu mo??? ??? ) pha?? vbabs d ?????? [ngul]???? inga?? ?dang???| bya?? dgav??? ched??? po??? ……/[5a] [du bta]??? ???

633年(蛇年,貞觀七年):1.[蛇年]……幸臨羌城(g.yang-can“羌城”,《隋書·吐谷渾傳》作“臨羌城”,今青海湟源縣城關鎮尕莊村南古城)……/2.[蔡牙]咄赤達([sg ra] ya sto khri das,(還原藏文(簡稱藏文:????? ???? ???? ???? ???)據第24行補闕)、屬廬·窮桑達貢(cog ro cung bzang vdam kong)(藏文:???? ??? ???? ????? ????? ????)/3.拜謁莫賀吐渾可汗(maga thogon khagan,伏允可汗)(藏文:??? ??? ???? ?? ??)大辦宴席()ston? mo? ched? po? gso ……)(藏文:???? ??? ???? ??? ????),/4.賚古銀幣5枚及豐厚聘禮,求婚于可汗之女(伏允與隋光化公主之女)……

周偉洲:1—5行。

1. ....在羊山(G.yang-can?? ???? ????)堡.....

2. .....蔡牙咄棄達(Sgra-yo-sto-khri-gdas)(藏文:????-??- ???-???? ????) 與屬廬·窮桑達貢(Cog-ro-Cung-bzang-vddm-khagan)( 藏文:???? ??·? ??? ????? ?????? ??????).....

3. .....向莫賀吐渾可汗(maga? ?thogon? ?khagan? )致禮,并設盛宴.....(藏文??? ?????? ???)

4.送其子古銀五枚及豐盛禮品.....

5. .....馬年夏之孟月,舉行圣壽大典.....

探索集:706年馬年,(林梅村633蛇年,周偉洲亦應706年)

馬年夏,贊普與祖母駐于“準”。贊普父王之遺體安置于美爾蓋。由甥坌達延遲松(???????????:??????????)與大論乞力徐(?????????????????????:????)二人主持議盟。冬為父王贊普舉行葬禮。冬季會盟由尚·甲咄于“巴爾”之列瑪爾召集。祖母芒邦薨。多思瑪之議盟于“岳”之德烏局召集。

白史增補:

內容同上。坌達延遲松是???????????:??????????,大論乞力徐是?????????????????????。為父王舉行葬禮(???????),祖母芒邦(???????????????)薨。 原文注釋:兩個“坌”指贊普父族母族之兄弟姊妹(??????????????????????????????????????????????????????????????)

林梅村:5b—8行,634年馬年。

[5b] || rtavi lo sor dang |????? ???? ???? ??? dbyar????? sla ???ra ?? bavi???? (藏文:????? ???? ???? ????? ?????? ???? ??? ???? )[sku?? bla???] ched ???po?? gsol/[6] spyan????……dbyar???? rma?? chab?? kyi??? mu?? to?? lying???? na? chud??? du?? btab??? ……/[7] ……lings???? ched??? po?? bgyis????? te?? || ri?? dags???? kyang???? n? btsan???? mo??/ [8]khri bangs dang(藏文:???? ????? ??? )| sras maga????? ????? [thogon kha gan]?????? ???? ????(藏文:???? ??? ?????? ??? ???)s?kyi??? pho?? brang ???devi???? dg???? [u]n sra ??bal?? gyi ???g.?ya??[ng ca??]n mkhar??? du??……/

634年(馬年,貞觀八年):5.馬年初夏(藏文:????? ???? ???? ??? ),舉行圣壽祭典……/6.幸……其年夏宮設于……幸赤水(rmachab??????,今興??h黃河上游支流)之曼頭嶺(mu to lying??? ??? ?????“曼頭山”或“莫離驛”,今興??h夏塘古城)……/7.……大圍獵。群獸亦……/8.藏王后贊蒙墀邦(btsan mo khri bang(藏文:????? ??? ???? ???),松贊干布小妃芒妃墀江之別稱)與太子(lha sras,松贊干布之子貢松貢贊,時年13歲)(藏文:???? ???? ??? ),冬幸湟水(sra bal(藏文:??? ???音譯:薩巴),今青海湟源縣黃河支流)臨羌城。/

周偉洲:5—8行,馬年。

5. .....馬年夏之孟月,舉行圣壽大典.....

6.巡視....此年夏宮定于瑪曲之浜的曼頭嶺(mu??? to??? Lying???).....

7......大圍獵。群獸亦.....

8......之宮.....其冬,在薩巴(sra? bal)(藏文:??? ???)之羊山堡渡過.....

探索集:707羊年。

夏季,贊普住跋布川。祖母住“準”,夏季會盟由坌達延(???????????)與大論乞力徐(?????????????????????)二人召集。秋為祖母芒邦氏舉行葬禮。冬,贊普駐于扎瑪(???????),祖母及孫均駐于來崗園。冬季會盟由大論乞力徐召集之,改五百戶長為小千戶長。

白史增補:

火羊年,夏,贊普駐于跋布川(?????),祖母駐于“準”(????????????????)(按:祖母可能指尼泊爾公主遲瑪洛: ????????????????????,???等于???)。夏季會盟由坌達延遲松和大論大論乞力徐召集(??????召集會議)。秋,為祖母芒邦做忌日供(????????)。祖母遲瑪洛及孫均駐于來崗園( ???????????????????????????????????????????)。

林梅村:9—11a行,635年羊年。

9—11a:

[9] de nas [lugi lo sor]……/ [mug lden shu](藏文:?? ???? ? ????? ???? ???? ? ???? ?????? ??) gn?? am ?gi?? sras??? ma? ga? tho ??gon??? kha? gan?? gi?? [bde??? vi ??lyong???? jeng??? pho?? brang???] / [10] s ??[e] t ??[o]nya?? vi?? khab?? tu?? bzhe???[s?] te?? va? zha? rje??? vi?? dpyang????[d?][la? gisu????] (legsu?????) bkab??? nas?? ||……/[11a]bde vi lyong jeng du spar(藏文:??? ??? ?????? ??? ??? ???)

635年羊年,貞觀九年):

9. [羊年]冬.....慕容順光(mug? lden? shugnam)(藏文: ???? ?????? ???? ???)之子莫賀吐渾可汗(慕容諾曷鉢)娶[德威隆真]之女/? 10為妃(據11行補闕),在西同宮(se? tonya 藏文:??? ????? ,今甘肅阿克塞哈薩克自治縣蘇干湖及毗鄰地區)成婚。至此,吐谷渾(va-zha,吐谷渾之藏語名。按:???)王選妃結束,/ 11a.德威隆真亦獲晉升(藏文:???? ???? ?????? ???? ??? ???)。

周偉洲:9—11行。

9.此冬.....莫賀吐渾可汗娶.....之女.....

10.為妃,至此吐谷渾(va-zha? ???)王選妃之事完成.....

11.晉升達熱達通井(Da? nye? davi? Ltong? jeng )?

(按:從韓建華文糾正周的錯誤,同林的一致:Da ?? re ??? davi ????? Ltong ????? jeng???(藏文:? ?? ???? ????? ???)。11. 晉升達熱達通井(Da?? re ?? davi???? Ltong ???? jeng???藏文:? ??? ???? ????? ???)?其后為猴年,于薩巴……12. 祭典?其夏,母后墀邦(Khri bangs,藏文: ???? ????)

按:林、周的漢藏人名均不同,都用的是音譯,不知道達熱達通井是什么人?周引拉丁文轉寫nye錯誤,韓建華用re更正之。母后墀邦(Khri bangs藏文:???? ???第一次出場,林說是松贊干布之小妃)

探索集:707羊年。

夏季,贊普住跋布川。祖母住“準”,夏季會盟由坌達延(???????????)與大論乞力徐(?????????????????????)二人召集。秋為祖母芒邦氏舉行葬禮。冬,贊普駐于扎瑪,祖母及孫均駐于來崗園。冬季會盟由大論乞力徐召集之,改五百戶長為小千戶長。

白史增補:

火羊年,夏,贊普駐于跋布川?????,????????????????( ????????????????????)祖母尺尊駐于“準”。(按:???等于???)。夏季會盟由坌達延遲松和大論大論乞力徐召集(??????召集會議)。秋,為祖母芒邦做忌日供????????。冬,贊普駐于扎瑪???????, ????????????????????????????????????????????祖母及孫均駐于來崗園。冬季會盟由大論乞力徐召集之,改五百戶長為小千戶長。

林梅村:11b—16a行,636年猴年。

(從此后林梅村、周偉洲的拉丁文釋讀補到15頁同內容后面)

11b-16a:[11b][spravu lo la]??????? ? ?? ……sra ba[l]……/[12] po yang [der]gsol || devi dbya [r](藏文:?????? ???? ????? ??) yum??? btsan??? mo ??khri??? bangs??? kyi??? zham?? ring??? du??……/ [13] stong???? sde??? mo??? [s par??] bkal??? nas?? || pho?? brang??? rma?? chab?? kyi ???| glang??? ma? lung??? du??? [b] ……/藏文:????? ???? ???? ??? ????? ??? ??? ???? ??? ??? ???? ????? ?? ???? ?? [b][14] devi???? ston???? pho?? brang??? Sra?? ba?l gyi??? g.?yan?? can?? mkhar??? du?? btab??? nas??……/藏文: ????? ????? ??? ???? ??? ?? ??? g.?? ??? ??? ???? ??? ???? ??[15] db????[y]ar g.? yang?? [ca??]n mkhar??? du?? bzhugs????? te?? || ……zhang?? rgyal???? tsan???

sug??? | as?/ [16a] zhang???[b?] lo?? [n?] vdi??? gnyis????? [sug??? las??? rjes????] nas??? rts??? [i?]s? ched ???po??(藏文:[16a] ?? [?] ?? [?]???? ????? [?????? ????] ??? ????? ???? ??)

636年(猴年,貞觀十年):11b.猴年……幸湟水(藏文:?????? ???? ???? ?),/12.大辦宴席。其年夏,藏王后贊蒙墀邦……/13.東岱(stong- sde“千戶”)夫人(德威隆真之妻)奉命晉升, stong???? sde??? mo?? [s par???] bkal??? nas?? || pho?? brang??? rma?? chab?? kyi??| glang??? ma? lung??? du??? [b] ……/藏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參考上之9. [羊年]冬.....慕容順光(mug? lden? shugnam)(藏文: ???? ?????? ???? ??)之子莫賀吐渾可汗(慕容諾曷鉢)娶[德威隆真]之女/? 10為妃)幸赤水烈漠嶺(glang ma lung,今興??h苦海西岸)宮……/14.入秋,幸湟水之臨羌城……/15.冬,幸臨羌城,敕令尚甲贊蘇(zhang???? rgyal?????? tsan??? sug???)( 藏文:??? ????? ??? ???)/16a. zhang???[b?] lo?? [n?] vdi??? gnyis????? [sug??? las??? rjes????] nas??? rts??? [i?]s? ched ???po??取代二尚論之職,并進行戶口大清查……/( 藏文:??? ?? ??? ?? ???? ??????? ???? ??? ???? ??? ????? ???? ??)

周偉洲:11—16行,猴年。

11、晉升達熱達通井(Da??? re?? davi???? Ltong???? jeng???,藏文:? ??? ???? ???? ???)?其后為猴年,于薩巴……12. 祭典?其夏,母后墀邦(Khri ???bangs???)之侍從……13. 對各千戶 (東岱Stong???? sde???) 課以新稅?定宅于瑪曲之蘭麻梁(gLang ??? ma ? lung)??? 14. 入秋移居于薩巴之羊山堡……15. 于羊山堡過夏 (應為“冬”)?尚甲贊(zhang???? rgyal?????? ?tsan???)任……[16a]. 改二尚論之任?進行戶口大清査……( 藏文:引錄林梅村文: ??[?] ?? [?] ??? ???? [???? ??? ????] ??? ????? ???? ??)

林梅村:16b-20a行,637年雞年。

[16b][bya gagi lo la]???? ? ????? ???? ??……/[17][p]o ya [ng] der gsol ||[de]vi dbyar pho brang se?? tong???? du ??btab ????| de ??nas???……/ [18] [va zha] sla yang der gs[o]l || de nas vphrul gyi lha btsan po[v]i……/ [19] db[e]n sa st[o]ng r [e] gnad[ny]ung la stsogs p a mchis te || vdun ma……/ [20a] rkang [bkris] sna drugi [g]yung (或 byung) btab rkang ton dang rtsis ched po bgyi ……/

637年(雞年,貞觀十一年):16b.[雞年]……17.大辦宴席。夏,幸西同宮。其后,/18.又一次應邀巡行阿柴,神圣贊普(vphrul gyi lha btsan po,指松贊干布)與[……]、/19.坌薩董熱納年(dbensa stong re gnad nyung)(藏文:?????? ?????? ??? ????? ?????)等一起巡行,集會[議盟],/20a.并制定六種職務之……

周偉洲:16-20行,709年狗年。

16. 改二尚論之任?進行戶口大清査……17.舉行祭奠,定夏宮于色通(se-tong).此后.....(林:se?? tong??? du ??btab ????|)

18.行深受大典。后神圣贊普之.....

19.韋·通熱納云(dbavs? stong? re? gnad? nyng)(藏文:????? ? ???? ??? ????? ????)等到來,參加議會.....

20.制定六種職務之.....,再巡視并行戶口大清查。.....狗

探索集:709年雞年。

夏,贊普住跋布川之“鹿堡”祖母住“準”之牙帳。夏季會盟有大論乞力徐召集之。.....冬季,贊普住扎瑪牙帳。祖母住來崗園,大論乞力徐在溫江島召集,多思瑪之會盟在釀布召集之。對平民征收黃金稅較多。春,為贊蒙可敦舉行葬禮???????????????。

白史增補:

同上。祖母?????????????,溫江島??????????,多思瑪???????,可敦?????,葬禮???????????????;

?)???????????????????????????????????????????????? ??????(總之,反正)????????????????????????????????(贊蒙可敦是都松贊之妹妹,為其做了喪禮) 。

林梅村:20b—21行,638 狗年。

[20b] || khyivi/[21] lo sor dang | dbyar sla ra bavi sku bla ched po gsol || de nas zla ba……/(藏文:?????? ? ??? ????? ???? ?????? ? ???? ? ??? ?????? ? ??? ? ???? ????? ???? ?????)

638年(狗年,貞觀十二年):20b.狗年(還原藏文:?????? ? ??? ?),又一次巡臨,并進行戶口大清查……狗/.21.年之初夏,舉行圣壽大典(藏文: ???? ???? ? ????? ? ??? ? ?? ????? ? ??? ? ??? ????? ???? ?????)。其后……之月……/

梅村按:此后無豬鼠兩年(639—640)記事。第35—55行補抄鼠虎兩年(640—641)記事,仍無豬年(639)記事。

周偉洲:20—21行,狗年。

20.制定六種職務之......,再巡視并行戶口大清查。.......狗

21.年夏之孟月,行圣壽大典(藏文: ???? ???? ?????? ? ??? ? ?? ????? ? ??? ???? ????? ???? ?????,引林梅村拉丁文轉寫)。此后.....月.....

林梅村:22—35行:(641年牛年,周偉洲同探索集710年)

[22] btsan??? gyis???? rgya??? rjevi????? sras??? mo?? mun??? sh ???[e]ng khon??? co?? bzhe????[s snubs?????……]/ [23] zhang??? btsan???? to?? re?? dang ???| vbro???? zhang??? khri??? bzang???? khace???? ston???? dang ???|cog??? ro?? [cung???bzang???? vdam???? kong???]/[24][sg???] ra ya? sto??? khri??? das?? nas?? | de?? nas?? btsan??? mo ??khri??? bangs ???dang?? | sras??? maga?? tho?? gon ???kha? gan??……/ [25] gshegs nas || yum sras kyi zham ring du || va zhavi zhang [b]lon [ched] po/?? ????? ? ??? [b?]????? ?[ched???]?? [26] da? red??? blonyi???? ??dang?? || mug??? Iden ????dngi??? ??? dbon???? sor??? dang?? ||[rta??] dpon???? wan?? g?……/[27] [???]on dang ??||phuvi???? thob??? pa? || thabs??? can?? gi ??m???? chis brang??? la ?stsogs e?????? ……/ [28] mun sheng khon co dang mjal nas | phan tshun phyag bgyis || ston …… / (藏文:???? ???? ???? ??? ???? ????? ???? ???? ????? ???? ? ?????||????)[29] sna ??mang?? po?? phul??? || de?? nas?? mun??? she??[ng? khon??? co?? dbong???? yul??? dbusu????? ……/(藏文: ?? ?? ?? ??? || ?? ??? ??? ??? ??? ??? ????? ???? ???? ?? ) [30] dur??? btab??? ||de?? nas?? pho?? brang??? tsogi???? rbong??? yo?? dur??? btab??? nas?? || dgu????[n] ……/ [31] sla??? ra bavi??? sku??? bla?? ched??? po?? yang ??der??? gsol???? || devi ????dbya????[r] pho?? [brang???]lda?? mng??? ( 或 作 gLang???) [mj??] ……/ [32]mdo??? blon??? ched??? po ??(vbro????) zhang?? [khri??? bzang??? kha? ce?? ston???]……brtan???? sg?? ra?? ya sto??? la? stsogs????? pa? | phyag??? vtshal??? ……/ [33] pha?? vbabs?????dang?? || bya?? dgav??? ched ???po?? sts? al???? ? te?? rlag??? brdzangs???? ???? | devi???? sto??? ……/ [34] devi???? dgun ????va? zha? vi?? zhang?? ?[b]lon??? gyi??? gco??? | da? red ???blon???? yi?? gum??? || de?? nas?? ……/ 35.遺孀賜予玉石告身(g?.yuvi???? yi?? ge??),[遺孤達延莽布杰(da? rgyal???? mang?? po?? rje???)任命為]內務大臣(nang?? gi ??blon????),負責司法之事務……/ g. ?yuvi???? yi?? ge?? ni ??devi???? rtsa??? rol ???du?? thob??? || nang?? gi?? blon???? po?? zhal ??ce?? p[o]??r n? ……byi??? bavi???

641年(牛年,貞觀十五年)22.[其后為牛年……之月,太子貢松貢]贊(新郎名諱僅存最后一音節(btsan???),時年21歲)迎娶唐王之女文成公主(mun sheng kong co)時年16歲)為妃,藏文:??? ????? ???? ?????? ???? ??? ???? ???? ????? ??? ???? ????? 。[努·]/23.尚贊咄熱,藏文:?????? ? ??? ???? ??? ??、沒廬·尚赤??οざ?,藏文:????? ??? ? ???? ??? ?? ?? ????)、屬廬·[窮桑達貢],藏文:???? ??? ????? ????? ???? ????,據第2行補闕)、/24.蔡牙咄,藏文:???? ?? ???)打前站。隨后,藏王后贊蒙墀邦與太子、莫賀吐渾可汗,藏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25.....阿柴大論尚,藏文:?? ???? ? ??? ?? ????? ?????? ,/26.達熱達論夷,藏文:?? ??? ?? ?????? ??,吐谷渾宣王,與慕容登本啜 ,慕容寶到場后,御馬監旺格……,藏文:? ???? ???? ?? ??? ???? ???? ??? ???? ????? ???? ??? ??? ????? ??? ?……(按:sor???應該是sro???)。27.等達官貴人及夫人,與前述皇親國戚一起,藏文:[???] ?????? ??? ? ??? ?? ??? ???? ??? ?? ??????? ……//28.迎接文成公主。雙方相互致禮,舉辦盛大宴會,(藏文:???? ???? ???? ??? ???? ????? ???? ???? ????? ???? ? ?????? ||????)/29.互贈禮品。迎婚典禮結束后,文成公主繼續趕路,至彭域,今拉薩東北彭波,藏文: ??? ??? ??? ??? || ??? ??? ???? ???? ???? ??? ????? ???? ???? ??? ????? ????,//30.暫居。其后,筑宮,藏文:??? ????“拂廬”)于京畿坌牙渡(tso?? gi?? rbong???? yo?? du??)。其年之冬……,藏文:??? ??? ????? ???? ???? ??? ???? …… 31.圣壽祭典于冬初舉行。夏,幸朗地(lda mng??? ??,尼泊爾邊境小城,南與吐蕃茹拉交界)藏文:??? ??……,藏文:??? ??? ???? ??? ???? ??? ??? ???? ????? ???? ???? ??? ???? ??? ??? ( 或 作? ???) [ ??] ……//32.安多 mdo(在前應加A),?? ???,青海湖地區藏語名),大論,藏文:???? ??? ??、沒廬·尚赤??οざ?,藏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3.賚古[銀幣……枚]及豐厚聘禮求婚,然后奉命返回。秋……,藏文:?? ????? ??? ??? ???? ???? ??? ???? ?? ?? ???? ???? ????? ????? ??? ……/ /34.其年冬,阿柴尚達熱論夷亡故。隨后,藏文: ????? ???? ? ???? ?? ? ???? ???? ???? ?? ???? ????? ??? ???? ??? ?? ……/ /35.遺孀賜予玉石告身(g?.yuvi???? yi ??ge??),[遺孤達延莽布杰任命為]內務大臣,負責司法之事務……藏文:?? ????? ???? ??? ????? ?? ?? ????),負責司法之事務……, 藏文:?·????? ??? ??? ?? ????? ???? ??? ??? ???? ??? ??? ????? ??? ??? ??? ?? ? …… ???? ???(以下鼠年)。

梅村按:此后無虎年(642)。自第35行末起,補抄鼠年至虎年(640—642),仍無豬年(639)記事。

周偉洲:22—35行,鼠年。(林梅村641年,探索集710年)

22.贊娶唐王之女mun? sheng,藏文:???? ???(文成)? 公主為妃.....

23.尚贊咄熱(btsan????? to??? re??),藏文???? ??? ??。 林梅村:? ???? ??? ??。與沒廬·尚·遲??η型ǎ╧hri? bzang? Kha? che? stong)及屬廬.....,藏文:???? ????? ? ?? ???? ? ?????。

24.蔡牙咄到來。此后,母后遲邦與其子莫賀吐渾可汗.....

25.抵達后,母后與可汗及侍從、吐谷渾大尚論.....

26.達熱達弄夷(Da??? red???? da??? Slon????? yi??),藏文:?? ???? ??? ?????? ???(林梅村:26.達熱達論夷,藏文:?? ??? ?? ?????? ??,吐谷渾宣王)與泥(dbyi????)之官員術登(muj???? lden????)到來,及馬官旺(wang??).....

27.官廳的官員及位階高的人等.....

28.會見了mun-cheng公主,藏文:???? ????(文成),雙方互相致禮,大宴會.....

29.奉獻各種禮品。此后,mun-cheng(藏文:???? ???)公主于藏(r? Tsang)域(藏文:???? ????? ?? ???)之中心地.....(按:周偉洲避提金城公主具體名字,只籠而統之或含糊其辭地稱為公主,說明心里不踏實)

30.居住。其后,宮室定于措(Tsang??)之彭域度(Rsong????? yo??? du??).冬.....

31.圣壽祭典于夏之孟月舉行。夏宮定于朗瑪(lang???? ma??).....

32.朵(mdo???)大臣沒廬·尚貪蔡牙咄(Brton?????? sgra????? ya??? sto???)(藏文:???? ????? ???? ?? ???))等來致禮.....

33.賜予豐盛禮品,以酬其勞。秋.....

34.此年冬,吐谷渾尚論高官達熱達弄夷去世。其后.....

35.授予某家族玉石告身,內大臣、負責司法之.....鼠

探索集:710年狗年(林梅村641年牛年,周偉洲710年)

贊普駐于跋布川,祖母駐于“準”,于赤帕塘集會議盟,征派贊蒙公主來蕃之物事,以尚贊咄熱拉金等為迎婚使。贊蒙金城公主至邏些之“鹿苑”。冬贊普及眷屬駐于扎瑪。祖母駐于來崗園。多思瑪之會盟于“南木夭”地方由尚·甲咄與達古日則布召集之。

白史增補:

鐵狗年,贊普住跋布川,祖母瓦薩遲瑪洛住“準”(????????????????????????)。會盟在赤帕塘召集。贊蒙金城公主(?????????????????????)到達,并帶來服飾物品等。尚·贊咄熱拉金(????????????????????)等人送往拉薩。贊蒙金城公主(?????????????????????)到達拉薩之夏嚓之“鹿苑”(????????????)。冬,贊普駐于扎瑪宮,祖母遲瑪洛(?????????????)住來崗園。多麥之會盟由尚·嘉達和達茍日嚓召集。(按:關于尚·贊咄熱拉金其人,《新唐書》說,尚·贊咄熱名悉臘,略通華文,逆公主(迎送金城公主去拉薩)?!秲愿敗罚骸跋づD頗曉書記....當時朝廷皆稱辯才?!币驗樗ㄈA語,又擁護娶金城公主,護送去拉薩無人比肩)

(按:原文注釋說,贊蒙公主是(文成公主)之后的漢公主,按漢王朝的說法,她是漢皇一個兄弟的女兒,先前的公主(文成公主)也是這樣的情況(???????????????????????????????????? ??????????????????????????????????????????????????????????????????????? ??????????????????????????????????)。對迎娶后之公主(指金城公主)時,說是遭到眾大論的反對和阻擋,此時,尚·贊咄熱拉金等人將其護送至拉薩“鹿苑”。如此看來,她沒有直接到人在跋布川的贊普處。此時,在里域的佛教徒叫丹巴努,公主幫助五百多佛教徒到藏,藏之許多大論說我們不要佛教,就驅逐了這些僧侶,他們就到了“郭咸扎”(????????????????????????????????????? ???????????????????????? ??????????????????????????????????????????? ????????????????????????????????????????????????????????????????????????????? ???????????? ???????????????????????????????????????????? ???????????????????????????????????????? ???????????????????????????????????????????????????????????????????????????????????????????????????????????????????????????????????????????????????????????????????? ?????????????????????????????????????????????????????? ??????????????????????????????????????????????????????????????????????????????????????????)

林梅村:35—40行,640年鼠年(按:林梅村自己調整的年份)

[35] g.?yuvi???? yi?? ge?? ni?? devi???? rts??? rol??? du?? thob ???(藏文:?? ?????? ???? ???? ? ??? ?????? ???? ????? ???? ???)|| nang???? gi ??? blon? ???? po ??? zhal ???? ce??? p??[o]r? n?……byi? ??? bavi ????/ [36] lo?? s??[o]r dang??? dbyar sla ra bavi sku bla yang der gsol || de?? nas??? ston???? [mo??] ……/ [37] de?? nas???? devi????? dgun ???? yang ???tsha?? shod ??? du ??bzhugste??????? |btsan???? mo?? khri??? dbangs????? (藏文:?? ?? ???? [??] ……/ [37] ??? ??? ????? ?????? ?? ? ??? ??? ???????? |???? ?? ??? ???? )[dbavs ????khri??? gzigs?????](據《贊普世系二》(P.T.1288)第108行補闕)/[38]zhang?? nyen???? gyi??? bu ??| dbavs???? khri ???bzang??? spo ???skyes????? la ?stsal??? te?? brdzangs??? ???……(ma ??ga?? tho??/ [39] gon? ??? kha ?? gan ???gyi???? ?khab??? du?? || mug??? lden???? ha?? rod??? (rod??? ha? ??) pa ??gyi? ??? bu? ?? mo??(藏文:?? ?? ??? /? ???? ??? ??? ????? ? ??? ???|| ??? ????? ? ??? (???? ??)?? ????? ???? ??? mug ???[lden????? rod ha???? ?? por ???](藏文:???? ????? ????? ?? ????)……/ [40]vkvag???? (?) nas?? || mt?? shan?? yang?? a? lye??? bang?? dig??? zhing ???du?? btags ||????(藏文:???? (?)? ?? || ??? ??? ??? ?? ???? ??? ???? ??? ?? ||????)

640年(鼠年,貞觀十四年):35b.鼠/36.年,圣壽祭典于初夏舉行。其后,于秋季(藏文:? ???? ???/ [36] ?? ??[?] .?? ???? ?? ?? ?? ???? ????? ???? ?? ???|| ??? ??? ?????? ??? ???? ??? ??[?]?? ?…… ??? ???/……/37.其后,幸沙州(tsha shod(藏文:??? ????查雪),今都蘭縣香日德古城)過冬。藏王后贊蒙墀邦(還原藏文:|| ?? ??? ???? [??] ……/ [37] ??? ??? ????? ?????? ???? ? ??? ??? ???????? |???? ?? ??? ?????? ),/38.[賚古銀幣……枚]及豐厚聘禮,向韋·乞力徐尚碾(dbavs???? khri??? gzigs????? zhang?? nyen????)之子韋·赤尚缽思結(dbavs???? khri ???? bzang ???spo??? skyes?????)請婚。/39.在莫賀吐渾可汗王宮(伏俟城,今剛察縣吉爾孟鄉北向陽古城)(ma? ga? tho??/ [39] gon??? kha? gan?? gyi??? khab?? du?? || mug??? lden ????ha? rod??? (rod ???ha???? ???) pa? gyi??? bu?? mo??(藏文:?? ??? ??? /? ???? ??? ??? ????? ? ??? ???||???? ?????? ?? ???( ???? ???? ??)?? ???? ??? ??? mug ???[lden ???? rod ??? ha???? ?? por ??? ](藏文:???? ????? ????? ?? ????,之妃生下一女嬰,/40.賜名“阿麗芳迪”(a?-lye???-bang????-dig???)。/(藏文:?-???-??-???)

周偉洲:36—40行。

36.年夏之孟月舉行圣壽大典,大宴會.....

37.此后,冬季駐于查雪(按:tsha? shod,見上林梅村譯沙州(tsha shod今都蘭縣香日德古城(藏文:?? ? ???),母后遲邦.....

38.贈送禮品給尚寧(Czhang? nyen)(藏文:?? ??? ?????),之子韋·遲尚缽葉(D? bars? khri? bzang? spo? skyes)(藏文:????? ????? ???? ???? ? ?????).....莫賀渾吐39.渾可汗于行宮娶慕登阿里拔之女(慕)“?? ??? ??? /? ???? ??? ??? ????? ??? (???)????? ?? ???? ???”40.之后,賜名阿列班弟咱“? ??? ?? ???? ???”

探索集:709年猴年。(林梅村:640年鼠年,是林梅村自己調整)

夏,贊普住跋布川之“鹿堡”祖母住“準”之牙帳。夏季會盟有大論乞力徐召集之。.....冬季,贊普住扎瑪牙帳。祖母住來崗園,大論乞力徐在溫江島召集,多思瑪之會盟在釀布召集之。對平民征收黃金稅較多。春,為贊蒙可敦舉行葬禮???????????????。

白史增補:

同上。祖母?????????????,溫江島??????????,多思瑪???????,可敦?????,葬禮???????????????;

?)???????????????????????????????????????????????? ??????(總之,反正)????????????????????????????????(贊蒙可敦是都松贊之妹妹,為其做了喪禮)。

林梅村:41—50a行,641年牛年。(周偉洲、探索集710年)

[41] de nas [gl-ang] gi lo la | pho brang? tsha shod du btab nas(藏文:??? ???? [ ??-? ]? ??? ???? ?? |? ???? ????? ??? ????? ? ??? ? ???? ? ??? ) ??? ??[o] ?? ???? [r]????……/ [42]las ??byung ????ste??? || skyin ?????bar?? shud??? pu?? khri ???gzu??? sbur???? cung ???bskos ?????|| byung????(?)……/ [43]devi????? ?dbyar????? pho??? ?brang ???? tsha??? shod???? du?? bzhugs? ?te??????? || Icam ????? ? khon??? co?? gnyi???? vod??? ……/([43]藏文:????? ???? ??? ????? ?? ???? ??? ?????? ??? || ???? ????? ??? ????? ???? )[44]ched??? po?? gsol???? te?? || rdzongs? ??? ????? ?kyang? ????nod??? du?? mchis???? || slar ????yang???yang??? | [v??] ……([44]藏文:??? ?? ?????? ||? ???? ????? ? ???? ??? ??? ???? ||? ???? ??? ?? | [?])/[45] g [z]a? ?[?]?? brgyav ?????? dang???? | rnga??? mo?? yang??? rnga??? rdzi???? dang ???bcas???? | rta??? yang??? rta??? dzi ???dang ?? bcas??? ……/ ([45]藏文:? ??[?]?? ???????? ??? |??? ?? ????? ??? ??? ??? ??? | ?? ??? ??? ????? ???? ??? ……/)[46] dang??? bcaste ????? ?? brdzangs???? ???? || pha ?[sde????m?]chis??? pavi??? dbavs???? dpon ????g.?yog??? ri?? [l] ……/ [47] de?? nas ??pho?? brang ???tsha? shod??? du?? bzhugste?????? ??? | dgun???? sla??? ra bavi??? sku??? bla?? ched?? po?? gsol????……ma? ga? tho??/[48]gon??? kha? gan?? gyis ????khab?? tu?? || co ??gro??? stong???? re?? khong??? zung??? gi?? bu?? mo?? cog??? ro??……/ [49] dig??? zhing??? du ??tags???? || stong???? re?? khong??? zung??? thabs???? spar???? te?? dngul???? gyi??? vi?? ge??……/ [50] btab???? nas???

641 年,41-50a行,(牛年,貞觀十五年)。

41. 牛年,幸沙州宮。其年夏(藏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42. 遭到罷黜, 由素和貴 (shud pu khri gzus? bur? cung(藏文:???? ??? ????? ?????? ????? ???),吐谷渾重臣)接任。/ 43. 其年夏,幸沙州宮。弘化公主(gnyi vod kong co)(藏文:????? ? ???? ??? ??)[舉辦]/ 44. 盛大婚禮,沿途各城鎮戒嚴。[送親人馬],浩浩蕩蕩,/(藏文:[44]??? ?? ???? ?? ||? ???????? ???? ??? ?? ???? ||? ???? ???? ?? | [?]|? ……/ 45. 以百名女子、百頭駱駝及駝夫、百匹駿馬及馬夫(藏文:? ?[?]?? ?????? ?? | ??? ??? ???? ???? ????? ??? ??? | ??? ?? ??? ???? ?? ??? ……) / 46. 作為陪嫁。(藏文: ???? ???? ?? ???? ???? ||韋氏(指第 38 行的韋·赤尚缽思結)家人,不分主仆,屬父方親屬者皆……/ 47. 其后,幸沙州宮,圣壽祭典于初冬舉行。/ 48. 在莫賀吐渾可汗王宮,屬廬·東熱孔遜(co??? gro???? stong????? re?? khong ??? zung???)(藏文:??? ???· ????? ??? ???? ???)之女(諾曷缽之吐蕃妃)產下一女嬰,賜名“屬廬·……/ 49.娣”。屬廬· [東熱] 孔遜獲得晉升(藏文:??? ??? ?? ??? || ????? ??? ??? ??? ??? ???? ?? ???? ????? ??……/ [ 50a.] ??? ??, 銀字告身 (dngul???? gyi??? vi?? ge??)(藏文???? ??? ??(??) ??:/? 亦獲頒賜。

周偉洲:41—50行,牛年。(林梅村642年,探索集711年)

41.牛年,定宅于查雪。此年夏......

42. ....被罷免,任命蘇樸遲蘇布均(shud???? ?pu??? lchri????? gzu???? sbur????? Cung???(林梅村譯為索和貴)(藏文:???? ???? ????? ????? ????? ???)接任.....

43.此年夏,居于查雪。尼娥公主(G? nyi???? vod???)(藏文:????? ???)......

44.圣壽大典,贈送禮品。后(禮品)接踵而至.....

45.布百匹,百只駱駝及飼者,百匹馬及飼者.....

46.一齊贈送,韋氏族人不分主仆,屬父方的親屬全部......

47.此后,定宅于查雪。初冬舉行圣壽大典......莫賀吐

48.渾可汗娶屬廬·東熱孔孫(stong????? re??? khong???? zung???)(藏文:???? ??? ???? ???)之女為妃.....

49.名蒂興(dig???? zhing???)(藏文:???? ???)。東熱孔孫由是晉升,位銀字告身.....

50.得授?;⒛?,初夏舉行圣壽大典......

按:林梅村拉丁文轉寫出現兩個641牛年和貞觀十五年,前一個22—35行是文成公主進藏,周偉洲及“探索集和白史增補”均為710年;后一個43行林梅村謂弘化公主(gnyi vod kong co)(藏文:????? ? ???? ???? ??),周偉洲43行謂尼娥公主(藏文:? ???? ???)),藏文一樣。

林梅村:50b—55行,642年虎年,(周偉洲同探索集711年)

[50b]|| stagi ????? lovi ???? lo ?? s???[o?]r? dang??? d? [gun??? sla???] ra ?? bavi????? sku??? bla???? ched ??? po??……/(藏文:? ?????? ????? ??? ???[?]?? ???? ? [ ???? ???]? ???? ????? ??? ????? ? ???? ??) [51]ring lugs???? ? ????|| dbavs????? stag? ???? sgra???? khong ???[lod??? dang???] | cog??? ro?? na?? [o]……/ [52] stong???? nyen???? [sbur????] kong??? dang?? || mug ???lden???? davi ???dben???? sben???? dang ??| da? red???[blon???? yi??]……/ [53] stsal???? ?te?? ||va? zha? [yul ???? du? ?? m? ? chis??? nas ???|| vbangs????? va? ? zha? ? phyogs?????……/ [54] slar??? va? zha?[yu1??? du?? bsla???]d? de?? gshegs????? nas ??|| shul??? [du so??? ??] ……o…… /[55]……e yum??? sras???……./

642年(虎年,貞觀十六年)。

50b.虎年,圣壽祭典于初冬舉行?!?51.信使與韋·悉諾邏恭祿(dbavs? stag? sgra? khong? lod)(藏文:???? ? ?????? ?????? ? ????? ? ???? ? ????[???? ???] | ???? ?? ?? )、屬廬·納[……]、/52.董聶秀貢(stong ????? ?nyen????? sbur???? kong???)等人,護送慕容道文順(mug???? ?lden???? davi? ???? dben? ????? sben????)(藏文:???? ?????? ????? ???? ????)、達熱論夷等人(遺體)/53.還鄉,現已運抵阿柴國。阿柴臣民叛亂(得以平定)(藏文:???? ??? ||?? ?[ ???? ??? ?? ???? ??|| ????? ?? ? ?????……/)。/54.返回阿柴國時,他們在途中……/ ???? ?? ?[??? ?? ???]55.……母子……/

周偉洲:50—55行,虎年,711年(林梅村642虎年)

50.得授?;⒛?,初夏舉行圣壽大典......

51.命令:韋·達扎恭祿(stag ???? ?sgra???或???? khong???? lod???)(藏文:??? ???或???? ???? ???)與屬廬·東熱孔孫.....

52.東列布孔(stong????? ?nyen????? sbur????? kong???)與慕登達奔奔(Mug???? lden????? davi???? dven????? SVen????)及達熱.....(藏文:????? ????? ????? ???與???? ????? ???? ????? ????)

53、送至吐谷渾國后,外甥(Vbens 應該是vpod? )(藏文: ????)吐谷渾臣民 受到劫掠.....(藏文吐谷渾為阿夏:“???”)

54、又赴援吐谷渾國,途中......(藏文吐谷渾為阿夏:“???”)

55......母與其子......(按:林梅村仍然查不到豬年)

林梅村:據以上解讀,《松贊干布本紀》殘卷人物可分三類:第一類為藏王、藏王后、藏太子、外戚、群臣(贊普、贊蒙、尚論)等;第二類為吐谷渾王、藩王、公主、群臣(可汗、可汗之女、大相)等;第三類為隋唐漢公主,如隋光化公主、唐弘化公主、唐文成公主。?

編輯 : 拉專措
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MV,国产精品99久久久久久猫咪,99国产欧美久久久精品蜜芽,99久RE热视频这只有精品6
<xmp id="akmo0">
<acronym id="akmo0"></acronym>
<acronym id="akmo0"></acronym><acronym id="akmo0"><center id="akmo0"></center></acronym>
<menu id="akmo0"></menu>
<acronym id="akmo0"><center id="akmo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akmo0"><small id="akmo0"></small></acronym>